首页 > EA > 正文

蔡文海:数据驱动的企业架构实践案例分享

2017-01-11 17:23:24  来源:

摘要:数据驱动的企业架构实践
关键词: 数据 企业架构
  那我就简单地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在企业架构实践中的一个案例,也是稍微有不同吧。
 
  大概从几个方面,其实在座的可能很多架构,在哪个方向也不用细说了,我们过去信息化建设是怎么做的,我们用架构的框架选,因为我们在对国外的框架研究中,我们也找出几个框架主要以数据为核心的,或者数据驱动的,当然也有别的方式包括TOGAF,我们认为可能两种都有,数据和业务可能比较融合,包括我们像FEA面向业务的驱动方式,我们对数据驱动的框架做一些介绍。
 
  基于这种方法,因为我本人一直是研究数据的,从1997年开始,我当时在大连,其实当时我们研究信息工程,信息工程以数据为中心,面向企业级的层面上去解决企业的数据的整体的一个问题,后来延伸到跟企业架构框架的结合。这么多年,大家用规划,战略规划,现在“十三五”的开局之年,其实很多的“十三五”的规划在去年可能都开始做了,有一些单位今年开始做。其实这个都比较认可,应该把我们未来五年好好的计划计划,应该怎么干,但是这个规划做完以后,大家都说计划没有变化快。这几年很多单位在做的过程中,其实没有修编,我们经常说五年的规划做完以后我们有一个客户,也是广东的客户非常大的一个客户。三年以后他跟我说,咱们做那个东西,发现现在来看也变了有一半了,我说对,我也不是神仙,我能预测三年怎么干,我说我当时说的时候,我说ERP在你们企业怎么做?你们当时没有定论,你真的定了以后变化就更大了,但是规划已经得到认可了。按照原来的这种思路,其实我们过去做信息化的思路就是这样,在规划的指引下规划了若干个项目,这些项目一个一个做,做完以后基本上就是我们现在这种概念,这是我用政务的例子去讲的。
 
  在这种一团乱麻的过程中,去上BI或数据仓库,结果发现,最终失败最多了。国内数据仓库成功的概率其实很少,其实都是在这种模式下做的这种东西。我们其实回头再看的话,其实从规划到项目建设之间,我觉得这之间缺少什么,缺少设计。所以我们基于企业架构中,再去考虑信息化的建设是什么样?你规划,因为这都是约定俗成的,规划完了建设运维,大家一说信息化就是这样,规划完了再建设嘛,再做运维嘛。但是你规划怎么去做的?我们现在看的规划,企业的规划还好,政府的规划就像我们的“互联网+”的规划都是十几二十页,你拿这个规划怎么去指导后面的东西,没法去做。
 
  所以规划中间增加一个设计,我觉得企业架构设计也好,我最早也接受航天的一些项目,航天一院二院很多的项目我也参与了,其实他们最大的部门是总体设计部门,这个部门就是做整个灵魂的把握,他不是说天天闷在屋里去做规划,他是做设计的。整个的“两弹一星”的发射,其实都是因为有赖着它这个部门的非常强大。这个就不细说了,因为整个设计就把架构换了一种方式去呈现,企业架构中的业务架构是什么样子的,数据和信息的架构是什么样子,应用的架构,我这里没有加技术架构,因为这些年我觉得技术架构的更新变化虽然有影响,但是我觉得从企业来说,相关的业务、IT匹配的过程中,其实这两个业务架构和数据应用这几个架构可能更多一些。所以这些年我们研究这个更多一些。
 
  这个过程中,我们其实在考虑什么?企业架构,其实设计我们现在解决这一层面,设计层面,这一层的环节,我们把我们的结构定为,相当于什么呢?之前大家也说了我们的信息化来源于建筑。其实我们有啥,信息化也有监理,建筑也有监理,建筑监理权要取消了,我估计未来IT监理也要取消了,就不强制,或者取消了。但是我们信息化没有设计,设计这几年提的多点,我认为我们信息化设计,设计施工一体化,我们是项目设计,没有基于一个单位整体的信息化设计,这个东西现在是缺失的,但现在有很多的在做这一块。所以这些年我们可能从数据驱动角度来去关注这个设计怎么去做?
 
  这个架构框架等等研究的话,可能TOGAF也好,我们在研究TOGAF FEA,也在研究包括DODAF。我们这几个框架中,我认为跟数据相关的,可能这三个框架,我们认为相当于是数据驱动的一个架构框架,那这三个框架中,Zachman框架中,虽然我一直在讲TOGAF,我们其实这些框架也都在研究它们各自的一个领域,侧重点不一样。刚才陈老师也在讲,几个W,他也都给讲了。Zachman这个人他是IBM出来的,他在讲的过程中,他结合了管理学的一些思想,把IT的架构和管理有机地结合起来去做,对架构的不同细节程度进行了分类,对不同的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进行了一个分析,这是他提出来的,而不同的人,不同的这种人在对架构中都有他看到的视点,他看到那一层的,从架构的内容是什么样子。
 
  我其实在北大CIO班中我们把这两个架构给分开了,因为在国内我们讲information architecture和Data architecture其实在国外可能很多东西它俩是混合在一起的,但是我们国内有一个环节是什么呢?就是讲Data architecture的时候,我们的老板就会认为这个东西是IT部门的事情,所以我把information architecture放在上面去,这是业务部门关心的事情,因为我们的问题出在哪儿?不标准,规范是出在这个地方,不能让IT的人来打板子。所以我们在讲的过程中,去把这个分类了,这个图上我们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就在这个地方稍微有些差异。因为它来源于什么呢?是EAT,它的这种框架其实它已经把这个架构中,原来大家认为的四个领域的架构,其实它把信息架构单独的给拿出来了。具体这个框架怎么用?我不说了,因为咱们今天主要不是讲这个东西,包括美国标准技术研究院它提出的架构框架中其实也有信息架构这种概念,它只是把应用系统架构,数据架构,包括物理的基础设施层面架构加起来,而在业务架构之下是用的信息架构。这个知识我们当时说,是信息架构和数据架构分离的这种模式。
 
  所以从整个架构框架驱动,数据驱动跟大家展示一下,因为这部分我在北大CIO班主要讲数据规划的信息架构。所以我更关注数据方面的东西。
 
  整个架构的实践方式,实践方法,因为架构怎么去做的方法论,有TOGAF、ADM包括FEA有自己的方法论,分块的方法论,DODAF也有自己的方法论,其实各个都有自己的,但是我们在实践中怎么去做它?其实有切入点,刚才陈老师也说了,痛点也好,从整体的一个项目角度,你作为项目角度来去做,或者真正的,最高级的是一个企业整体来去看那是比较高级的。当时我们参与这个项目的过程中,其实用户的需求是他们在做管理新机制的调整。
 
  这是一汽集团的项目,他们当时面临什么问题呢?他们面临着新基地的建设,过去的老厂,六十年代以后建的厂,现在有钱了,投了应该几十个亿吧差不多有上百个亿,建新厂区。他们老板说了,你不建立新机制就不能搬进新厂,大家想了,挖空心思想这个机制到底怎么建?我们参与之前他们建的机制,这个东西是我们该管还是不该管?拿到公司层面管还是放到厂里去管?天天这模式,岗位,一管就要增人,那设什么岗好呢?就是在做这个事情。我们参与进来,当时我们是以IT的身份参与进去,当时在汇报的时候,其实他们的老板就说,我们面临这个困境你觉得是管理先行,还是信息化先行。我们当时说,你管理如果先行的话,假设啊,你今天的机制建完以后,业务部门就希望新兴项目明天就配上,这是当时说的概念,如果我说信息化先行的话,你还有很多变数要走,你可能如何配备。所以我说,你在整个建管理机制的过程中,IT部门一定要参与其中,它可以在同步的时候,站在IT的背景下去关注你们管理的机制。其实当时他们定的调子就是管理新机制和信息化两位一体,同步推进这种思路做,所以我们当时参与了管理的内容。但我们的理念,当时是什么?理清楚,首先你把现状要搞清楚,其实架构就那样,往往说,我们先关注目标,现状不是很重要的,而我做事情是不一样的,你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有啥,你能把目标说的那么清楚?
 
  所以我做事情一般是先理清现状,这是每个人的观点不一样。我们当时基于理清楚,管起来,持续优化的理念,以业务流程做切入点,因为业务部门比较容易了解,包括它的制度岗位,这是信息层面的表单等等东西。我们最终给它构建出三类标准,TOGAF也强调了标准,这个业务标准,数据标准,应用标准和技术标准,以流程为核心的业务标准,以应用功能为核心应用标准,包括以主题数据为核心的数据标准。当时我们没有把信息的标准,技术标准部再列出来。那基本上我们采用了我们自己在开发的一个工具,形成了相关内容。
 
  我们在做这个事情两个纬度怎么考虑?管理和信息化的纬度到底怎么看?所以管理的纬度基本上你企业的业务有哪些?这些业务的风控点,就是它有哪些风险点,有没有制度支撑,谁来做,哪个部门来做,这是一个业务很直观的体现。
 
  那信息化是用技术好还是什么?所以我用信息和数据的思路来去做。信息化在你业务中涉及的表单是什么?你要做这个事情,你肯定需要什么东西?产生什么东西,这些表单是否被信息化了?如果是信息化了,它在哪个系统中用到哪儿实现的,如果没有信息化它的迫切程度是什么样子?那最终落到企业中它的核心数据资产是什么样子?我们从这个角度去关注,然后把它分层的去展现。
 
  具体的怎么去做?其实我们有自己的方法,你要对企业的业务进行分析,业务对整个的业务线,业务条线,每个条线的内容,具体落到最小的一个活动,一层层分解。包括流程的优化,流程图的绘制,流程的表达等等,包括过程中你可以适当的进行一些流程的优化,信息的需求分析,跟业务相辅相成的,对信息的流向关系,从哪儿来到哪儿去的这个关系。包括未来系统的一些蓝图构想,有哪些功能,你到底是用现成的套装软件还是去有一些定制开发的功能。包括系统中的数据是什么?它有哪些主题数据,我们因为从业务来讲,以业务主题为核心构建,因为我们团队里面也有很多搞数据仓库的,他们是从数据的,因为主题数据的概念从数据仓库也有一种理念,分析的角度去看主题。
 
  这一种是数据和功能的关联关系,一定知道这个东西产生了到底是谁产生的?从哪个系统产生的?都有哪些系统来共享使用它?如何去共建共享?大概的方法,我们认为这个方法是这样,工作方法,就是做这个事情,因为大家都说架构,说起来都很容易,你到底怎么捋,有哪些条线往下捋?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一个过程。所以我们只是说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延用,在持续优化的一个方法给大家简单地去说一下,因为今天更多的是一个成果的展现,大家可能先看到的东西是什么样,然后再会有一个概念。
 
  所以前面都比较快的和大家说,那我们在看最终产生的东西,其实产生的东西,我们有几个视角来看。从标准的角度来看这个成果是什么样的,我们那些书,其实有一个出处的,当时我们做完项目,第一个阶段做完了验收以后,他们财务总监就说,我们拿了一页纸的申请单去申请付款,他说你们干了半天就给我拿一张纸让我付钱?后来他说你们做的东西在哪儿?因为我们当时用工具来做的,没有输出成果出来。这个不行领导一直看不到,成果是可以输出的,我就给它导出来打印出来,这么多东西。
 
  后来结束的时候,我们在他们领导总经理的授意下,他也是以提名签字贯标的方式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这个成果。所以当时是要装订成册出来,但是我们在做的过程中,从企业整个的战略角度去关注,战略中的业务是什么,分析的业务和岗位,组织,相应的表单是什么样的,其实是一层一层往下去扒的,去分解的,我们最终形成了不同体系,其实各种体系我们也在关注,都是以流程为核心的体系,各种体系的一个融合。这是一个标准的,简单的说一下。
 
  我刚才说了,我做的时候,我们没有把基础设施加进来,我们更多的先关注这三层,因为技术架构有很多人在做,所以也不用我们操心到时候结合起来就行了。所以我们把一个企业,制造业企业,我们把一个企业的划分,人财物产供销,基本六个域,再加上质量、安全相关东西,我们当时这个项目做了十个业务线,从不同的领域,每个领域的架构横向就是我们做的内容。包括在业务架构中关注哪些内容,应用架构中,数据架构中是什么样子。这里面提一下,因为这个我没把信息架构分开,因为当时为了让它跟TOGAF更贴切一些,我用业务标准,数据标准,应用标准,技术标准那个思路去做的,所以当时没有把它切开。
 
  我们其实做的内容中,我们后面有十个分册,把那些内容以业务线的方式,就是审理资源分册,财务分册,各个条件,每一个作为一个独立的去看,他们在整个体系中是从上到下,从业务到数据,到应用都有哪些内容,一步步怎么去分解。
 
  横向去看什么呢?这个是解决共享问题,在业务层面上,这些东西从全局看是什么样的,从系统的蓝图上面是什么样的,从未来企业的设计到数据层面应该是什么样的,那就是横向来去看,我们纵横的去关注。我们一直在搞标准化,因为我从1997年开始就做标准,一直在做数据的标准化,那在这个过程中不论怎么样?还要回到自己的老本行。我们在企业中做架构,做完了以后这些标准是什么?那么我们又回到我们原来做的东西,信息资源相关的标准,包括我们的数据源,编码标准,模型的标准等等。这就是我们当时其实从标准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是什么样的,这是一个成果。
 
  另外我们是从结构的视角,刚才是标准,我们形成那么多标准。从架构中的视角中我们也其实对TOGAF包括其他的框架原模型做一些归类,可能做了一些融合,我们不一定是,你看完了非常理论化的,但是我们是这么多年延续一直在调整做的东西。所以我们的业务架构体系中,是借鉴了TOGAF的很多东西,因为TOGAF包括整个BPM的思路。所以业务架构基本上差不多,但是我们有些叫法可以稍微有些差异,比如业务的这种体系划分上,稍微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我们在数据架构体系中,用TOGAF就不行了,TOGAF大家可能也知道,关于数据架构部分讲的很弱,我们可以在画的内容中,可能也借鉴了一些DODAF的理念,DODAF分成概念数据模型,逻辑数据模型和物理的数据模型。那我们用这种理念中,把一些相关的东西串起来,当然也借鉴了其他框架的东西。那样的话,我们以实用为目的,然后去拓展。我们其实在做的过程中,做到这一层的话,其实已经到了逻辑设计,其实如果你设计的好,其实这个开发的话,你基本上可以接近物理设计去往下走,因为这个是我们的看家本领,所以我们再怎么搭帽子最终还回到自己的数据系统上,就是你的数据怎么给企业带来价值?怎么去看全貌?来掌控数据在企业中的一个变化。
 
  在未来的应用架构体系中,其实架构中无非几个要素,有哪些系统,你概念的系统也好,逻辑的也好,物理的系统,有哪些功能?或者说我们叫服务也好,组建也好。再就是这些系统中和这种功能组建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它们跟数据之间的一个逻辑关系是什么样的?它们跟业务之间的逻辑关系是什么样的?其实无非也就是解决这些内容,我觉得这是从架构层面上来看。
 
  其实在做架构也好,有很多流派,反正我接触这方面的东西,我就是用工具来做的,因为架构流派国外有很多,刚才王老师说我们请了TOGAF的国际上几大培训机构都来过北大跟我们合作,来讲过,很多人也在讲。国外做架构有一些什么,不强调这个方法的统一性,这个东西可以用这个体现,那个可能用这个体现。它强调什么敏捷,或者说pick way那种思路在去做,而我们做东西是这样的,我们中国人做东西,能不能有一个东西能把所有东西都给涵盖在里面,发布的这个东西能够万能,啥都能做。最近也是因为这种模式,一直在往里融合东西。从刚开始只做数据这块,然后逐渐拓展到架构的东西。所以我们一直在这个领域中去研究,包括北大里面做一些产学研的合作,一直在这做。
 
  所以我们把架构中,大概我们分了几块,我们给大家展示的是三大块,因为今天不是架构的分享,我们在海关的架构工具中,在座的可能有人参加过Open Group的大会,其实那里面有一个工具,我们的王总海关的首席架构师,信息中心的首席架构师他介绍东西,那里面就有我们参与的东西在里面,我们是用Archimate建模语言去作为底层的基础,把所有架构组建是用图形的方式进行展现,那个也形成了一个平台工具。
 
  我们用一系列例子给大家去简单地看一下,我们在做的过程中,这个名字当时是为了画东西,我们叫导图,大家认为叫总体架构图,或者业务架构总图,数据架构总图,就类似这种思路去做。
 
  我们是先画一个蓝图,企业的蓝图,我们像BPM,像Arise也是个架构工具,借鉴它的一些思路来去做,包括把企业中的一些公司业务,核心业务,管控业务和支撑的业务,这种业务理念中,在业务层面中,把企业的业务块进行归类,但不是按组织来画的,因为组织化的话它是不稳定的。不同的这种管理规模的企业,它对这种东西的认知制度,或者要求程度,很多单位可能把人才放在一起,有的把办公室和人力资源放一起就各种。所以我们认为从自然的一种分类,一个企业存在的自然的分类方式或大家共性的一个抽象方式进行抽取。
 
  我们从战略层来看是个业务顶层的东西,旁边这个因为他们自己用平衡积分卡做了很多东西,做了很多流程的归类。我要把它给引过来,这是我们的一种展现方式。我们其实还可以往下展,在这一层的话,为什么我说这东西有点像PPT。给了分层,比如以人类为核心的话,再往下走这个分层,就是我们的方框图也好,各种展现方式,一层一层往下扒的方式,我们刚才这个总图是把业务架构,IT架构,数据架构和应用结构结合起来了这一张图。这张图是一个系统或一个领域的东西,一种呈现,或者一个业务线或者一个块的这种呈现把它做成一个归类的展示。
 
  当然这块我们都可以往下再去分解,一层一层的走,因为架构意味着什么?沿着它的主要部件或者组建和构建的方式,和它们之间的关系,其实有一种架构的方式,那我们就要通过这种方式展现出来,这个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怎么去呈现它?我们在去架构的分成层面,比如业务架构的分层,我们再往下分,这种分的话,最细的一层这是一个业务架构蓝图,可能分成很多块,从招聘体系,培训开发,绩效管理这些体系中去看,他们都是要哪些流程,那这些流程应该是什么样子,我们再往下看到具体一个流程是什么样子的。因为我们当时集成BPMN的1.0还是1.5,好像现在的效果比现在这个好一点,当时2014年用的这种方式改变的还可以做,但你这块至少也可以看到,很多的内容,大家看这个流程很简单,因为没那么复杂,花里胡哨的,因为花里胡哨的看完了它们的基础比较薄弱,看这个东西就可以了,看完了以后大家学习,学完以后说这个东西你应该跟谁谁谁关联,那怎么办呢?我们这还有很多属性,因为架构要素中,关键是什么?看它的属性,你这个属性是什么样子,它是哪个部门,这个直接跟角色,具体一个细节中,是什么样的,你可以把它规章制度其他东西都可以挂接上来。
 
  我们把一个东西,企业的所有业务,不同层面,你只要有能力,有时间,有钱,你想做多细都可以做多细,但是你做的越细,管理成本越高,这个东西都是相辅相成的。所以每个企业你要把握度,你觉得你怎么样就够了。这是一个业务的分层方式来走,当然我展示的不全,还有个数据和信息的关联关系。
 
  我是刚开始以这条线去看的,简单的给大家看一下,因为我们还可以把方法论放进来,什么意思呢?我们要做这个事情,到底怎么做?这个工作怎么开展?你怎么让我们项目的参与人员来告诉你知道这个事怎么做?这是个示意,当时这个项目作为示意其实我们在做的时候,我们项目分两个小组,一个是新机制小组和信息化小组,他们两组都会共同关注,这是他主导要做这个事情。这些东西怎么来做?其实我们架构空间中可以这样走。
 
  比如说,要做组织的识别,你可以怎么做呢?我架构要素中可以把它加进来,你到这个时候的话,其实你就可以告诉他我要做组织识别的时候,其实我这个工作把我的组织体系建起来。其实你把我相当于什么?架构开发方法中的方法ADM你可以集成一步一步告诉你怎么做,因为我这个库没有方法这块。我刚才给大家展示的业务需求怎么做?信息需求怎么做?一步一步用工具怎么做的话可以做导航的方式,指导大家一步一步的做。其实某种程度上降低了使用工具的代价,不用很多人简单的去熟悉一下就可以去用,剩下的就是经验,这个东西到底怎么做?那这个东西没办法,没人教你了,得自己去学了,可以找咨询来做。
 
  我们当时其实也是结合了两化融合,因为当时是想让它再去结合,我们做完这个东西,再去申请国家的两化融合的一些策略,它可以把一些图像PPT似的。一汽公司的战略地图是什么样的,这都是假的,这都是画的,只有这个可以联系到我们的东西,因为这个东西跟我们的匹配思路不一样,它不是按架构来,当时拍脑袋拍出来的,当然我们这个也是拍出来的,但比它相对合理一点。
 
  所以我们在它这个框架基础上,给领导一讲,这个平衡积分卡一讲以后,这个图一出来,展开了一个系统平衡积分卡就能涉及到流程部分,是因为我们业务领域往下接的,所以又回到这来,回到刚才大家看的那块东西。又连接到我们刚才那张图上去,什么意思呢?咱们腾讯不是说链接就是生产力,其实我们也是,架构的东西链接也是生产力,你通过一些好的工具把你所有东西架构连起来看,因为你可以制造场景,有些场景你说不清楚,相当于架构中做出来这个东西,模型东西,相当于素材,原材料,工具指定是一个工具,相当于一个大勺。你们架构师就是厨师,你去炒你喜欢的东西,或者你老板想看的东西,大概的思路是这样的。
 
  细节的我就不给大家细讲了,IT蓝图。这些图大家可能就比较熟悉了,画IT蓝图中会画很多东西,我们用工具做的东西,其实那些指标体系中,包括系统东西,包括数据的东西,包括一些标准的东西,其实我们这个画完都可以去展示它这些标准在哪儿。比如这个标准,信息分类编码标准,其实我们这么多年做编码,我们编码体系中是什么样的,它的编码规则是什么样子,我们可以随便点一个,比如这种规则,它的规则,这是国标的,包括它的编码,定义好的编码是什么样的。这样的话,其实你还可以看到这个编码都有哪些地方在用到它,你可以反向的去看。这个编码是什么地方在用的,一个数据源,是不是项目在用的?因为当时这个还没有连成片,反向再查这个数据源是在哪个表中?用在哪个信息中的表?再往回查,其实这个是从不同的纬度上把这个信息全串起来。这是我们真正去去看架构的魅力是什么,我们把很多东西能够有机串联,不再给你各个领导开一个文档,当然这个我给大家看的东西比较乱,因为是架构团队,因为我们现在做了一些全景展示的图。
 
  这个其实还可以再往下看这类的东西,比如生产的数据,这是按主题类的看,每个主题下面包含了若干个实体,实体包含若干个属性,就是到每个表的实体属性。字段,这些字段是不是需要编码的?大家可能觉得如果要是架构,这样的话是不是太细了,但是它不是一次性做完的,因为这个项目,刚才陈老师说的我们做了三年了,今年是第三年,第一年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现状收益,第二年针对它即将开展的信息化建设项目上的系统,跟我们架构的成果进行匹配,分析,做调优。今年也是,他们今年又准备上ERP了,但是它的ERP很简单不是那么复杂的,以财务为核心把财务方面的放进来去做。
 
  刚才这个地方,有一张图没给大家看,比如在展示这张图的时候,到这一级的话,这级中的这个层面,它会给你用这种方式展现的,你还可以什么呢?因为这是主题数据,关联它你觉得你合适的人,合适的链接方式链过来的。
 
  ER图大家熟悉,把ER图连过来,你这个地方显示的就是这个组织整个的实体ER关系,ER关系你还可以去判断,比如这个需要编码的,然后你再编码的详情规则,就回到了我们那些的链接关系。你会把架构要素中整个去连起来。比如这是它的单位详情,它的下面有哪些单位,哪个单位的编码是什么样的,它什么规则。就大概的刚才把那些成果,因为工具中的,今天也不是重点,只是说我们落地的时候,是用这种方式形成的成果,因为我一直是关注数据,所以我们工具中的所有数据相关的内容特别深,逻辑设计层面的东西我们都有,而且它可以生成模型,直接可以物理进行对接,因为这个也是在中国,现在是现状的东西,没办法你要找一个点,如果你都不落下去的话,别人没法给你接,如果你全这样的话,别人觉得你这个东西啥都能干。所以我们找了一个点来去做,时间关系简单地给大家做一个分享。
责编:蔡文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