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方案案例 > 正文

精简的IT 方便的协同

2010-08-11 10:28:03  来源:中国制造业信息化

摘要:企业信息化要真正以企业为主体,由企业主导,尤其在总体集成上,提倡“精简IT”。同时,要注重提供真正方便的协同手段、协同工具,实现企业内部及企业间的协作沟通,提高产业链的
关键词: 注重企业自身的力量

  注重企业自身的力量
  谈到北京制造业信息化的特点,作为北京专家组组长的戴国忠告诉记者,首先,北京市企业技术力量强,信息技术人才也比较多,对信息化的认识和重视程度也比较高。现在几乎每个企业都有CIO,但实际的差别太大了。有的企业,比如联想是副总裁做CIO,但有的企业就是计算机室,甚至更小。北京多数企业认识到要以企业为主体,重视CIO的作用,所以信息系统比较能符合企业的实际需求,也有利于信息系统随企业的需求变化而扩充。
  其次,在北京市专家组的作用上更注重咨询的作用,更加注重支持企业自身的力量,关注企业的特点。这同时也给北京专家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他们在信息化专业领域的知识面要很宽,对企业的分析能力要更强,这样才能够胜任。专家不是救世主,只是能够根据企业的具体情况,通过到企业实地调研,给企业提出一些建议。同时,专家组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要把一些好的东西真正总结出来,总结这些企业成功的经验,加以推广。
  针对信息化共同特点,北京市“十一五”制造业信息化工作中开展了共性技术和共性工具的开发,如方便的信息输入、采集工具、高效的信息呈现工具、协同制造工具。
  联邦式架构实现产业链协同
  随着现代经济全球一体化的不断加深,企业之间的定位、分工越来越明确,产业链逐渐形成。北京市在企业信息化协同方面,也特别强调了产业链的协同。作为专家组副组长的肖田元认为,要实现产业链的协同,增加产业链的灵活性,从信息化的角度,首先,信息化的模式要发生改变。
  他强调,信息化模式要能够随着企业经营模式的变化而做出适当的调整。“过去我们搞制造业信息化,主要围绕单个企业本身,解决内部集成的问题。但在分工日益明确的情况之下,制造模式发生了变化,信息化模式必须要作出相应的改变。仅仅解决一个企业信息化的问题已经远远不够了,核心问题是,信息化要从集成走向协同。”肖田元认为,集成强调的是做成一个整体,而协同注重合作。“需要合作的时候,我们在一起工作,并且我既可以跟你合作,也可以跟别人合作,不是唯一的,这样就体现出了灵活性。”
  为了实现产业链的协同,肖田元认为,支撑产业链的信息平台应该是松耦合的架构,北京市提出了联邦式的架构。联邦式架构的特点是,首先,作为联邦成员的每个企业都是独立的个体,但是这些企业围绕合作的要求,形成一个联邦的时候,都必须遵循联邦的规则、规范。其次,联邦又是独立的,任何联邦成员的加入和退出都应该是自由的。但是加入和退出都要遵守相应的规则。第三,一旦加入联邦以后,这些成员之间,在一定规则范围内,可以实现信息共享、资源共享,形成快速响应能力。但是根据合作程度、获得利益的不同,考虑共享的资源也不是完全对等的。
  目前北京市基于联邦式的组织架构,开展了关于ASP平台联邦集成的项目研究与应用,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据肖田元介绍,北京市在“十五”末、”十一五“初,在北京科委的支持下,建立了若干面向中小企业的ASP平台,包括中关村电子城、美髯公等。实际上这些平台之间的资源都是具有互补性的,能不能实现这些平台在大范围里的资源共享?针对这个问题,北京科委开展了ASP平台的互联、互通、互操作的工作。
  通过这项工作的开展,从政府来说,能够集中优势资源,减少重复投资,减少浪费,在更大范围内实现资源共享。目前已经可以做到互联互通互操作。比如美髯公要设计一个产品,可以到其他ASP平台的材料库去查所需要的材料,用这些ASP平台中的资源;在做产品设计的时候,它也可以到别的ASP平台中,用对方的CAD、CAE软件进行相应的设计、计算。这样,用户在不同的平台之间,把资源充分利用起来、协同起来。
  集群供应链克服“牛鞭效应”
  肖田元强调,在产业链协同方面,还要解决供应链协同的问题。针对这个问题,北京市开展了集群供应链的研究工作。在具体的工作过程中,借鉴了京城工业物流公司(下称京城物流)的成功经验。
  京城物流直接面向处于一个产业链中的大中小型各类企业提供服务,将他们的订货需求收集上来,对这些企业统一进行打包,根据每个企业的不同情况,为他们在国际上寻找最佳供货商。采购回来以后,根据客户情况的不同,有三种供货方式。第一种,对于采购量大的客户,由京城物流和供货商协调送货时间和地点,由供货商直接送达客户。第二种,有些企业采购量不是很大,不需要每天供货,供货商将货品送到京城物流,京城物流按照客户的要求,送到客户手中。第三种,电子商务模式,由京城物流为客户和供货商提供电子商务平台。
  可以看出,在这种模式下,产业链已经不是一个“链”了,实际上是一个“网”。 在一个产品链形成之后,若干个产业链间又会有相互作用,相互之间会发生关系,比如一个供货商,可能既跟这个产业链有关系,也跟那个产业链有关系,这样通过这个供应商,使得这两个产业链交叉起来了。因此,这样的产业链实际上是一个网状的。传统的单面结构的供应链存在“牛鞭效应”,为了解决单面供应链牛鞭效应问题,满足产业“网”的需求,北京市提出了“集群供应链”。肖田元同时强调,集群供应链,不仅能够解决产业链协同的问题,对发展制造服务业来说,也能够起到重要作用。
  未来的四个方向
  对于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戴国忠认为,还是要回归到以下几个方面来做:一是解决面向更大众的人的使用的问题。就是要继续做好方便的信息输入、采集工具以及高效的信息呈现工具,提高信息化的效益;二是要把企业作为信息化的主体,不要完全依附于某个供应商,还是应该以企业为主体来发展企业信息化,将这个思想纳入企业信息化规划当中去;第三,在企业信息化的开发方法上,要提倡面向最终用户的开发方法,以及柔性化的开发方法,提高开发效率,减少开发成本;第四,还是要关注提供真正方便的协同手段、协同工具,实现协作沟通。
  戴国忠反复强调,企业信息化要真正以企业为主体,由企业主导,尤其在总体集成上,提倡“精简IT”。他表示,企业信息化软件的组成部分,还是要靠专业的公司开发,但是这些公司不是从学校出来的,而是要有制造企业背景的。我们国家制造业信息化往下走,如果能够开发一个面向最终用户的开发环境、平台,将能够对我国制造业信息化的发展起到重要推动作用。

(责编:韩雨彤)


第二十九届CIO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MBA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硕士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DBA班招生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