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正文

专访36氪CEO冯大刚:上市证明内容型公司有更多发展可能

2019-12-20 21:22:35  来源:36氪

摘要:36氪今年11月8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36氪CEO冯大刚日前接受雷帝网创始人雷建平专访时说,上市对36氪有三大好处:第一,提升品牌;第二,有利于寻找到更优秀的人才;第三,有利于36氪的国际化。
关键词: 36氪

\

雷帝网 雷建平 12月18日报道

36氪今年11月8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36氪CEO冯大刚日前接受雷帝网创始人雷建平专访时说,上市对36氪有三大好处:第一,提升品牌;第二,有利于寻找到更优秀的人才;第三,有利于36氪的国际化。

冯大刚表示,36氪的上市,对内容行业是非常好的事,从内容到服务的转型,36氪代表了方向之一。"今天36氪以企业服务作为突破口,未来一定还有更多的人,用不一样的方法完成媒体类公司和内容型公司的IPO"。

近几年一直都是盈利的

过去几年,36氪是在科技媒体行业中突围的一匹黑马,聚集了大量的初创企业和投资人社群资源,36氪还获得了蚂蚁金服、经纬创投等众多产业资本和头部投资基金的加持。

如今,36氪面向初创企业、TMT巨头、传统企业、机构投资者、地方政府、个人用户六大新经济社群,提供连接服务,通过在线广告、企业增值服务和订阅服务三个抓手,为新经济主体提供品牌、融资、管理、创新等方面的服务。

\

与今年上市的众多中概股一样,36氪在上市过程中也遭遇了不少的挑战,包括上市时间比原计划推迟了一天,削减融资规模,但36氪依然成为了国内新经济服务海外上市第一股。

回忆这个过程时,冯大刚说,在去纳斯达克的路上,自己还在问同事,36氪是否确认能上市,最后的文件是否签署,当时整个人都很紧张。

上周,36氪向资本市场交出了上市后的第一份答卷:财报显示,36氪2019年第三季度营收1.31亿元,与上年同期的8230万元增长59.1%。

\

36氪第三季度经调整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的净利为1340万元(约美元190万元),较上年同期的1100万元增长22%。

不过,依然有很多人关注到36氪上市后的亏损现状。比如,36氪第三季度的净亏损为1236万元,这主要是按照美国GAAP会计准则的要求,将发放期权的行为记录为亏损项目,并不是业务经营亏损导致。

对此,冯大刚说,如果不算期权费用,36氪2016、2017、2018年都是盈利的,今年三季度剔除股权激励费用后,也是盈利的。

对于广告市场趋冷的影响,冯大刚指出,很多客户在36氪做广告或做营销,是有商业目的的、是2B的,例如广告营销主要是为了满足企业的融资需求,因此广告行业的预算水平下滑对36氪的影响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新经济重新塑造传统行业 带来新需求

在36氪的财报中,企业增值服务类收入已经超过广告收入。

财报显示,36氪第三季度线上广告类收入约为5410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6%;企业增值服务类收入约为6400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2.8%;订阅服务类收入约为1290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6.2%。

36氪第三季度线上广告类收入占比41.3%,企业增值服务类收入占比48.9%,订阅服务类收入占比9.8%。

据冯大刚透露,36氪目前的收入中来自传统企业的收入比例比互联网公司还要高。2018年,36氪51%的收入来自传统客户,49%来自新经济客户。

这种变化主要来自大企业转型的需求,比如,万科喊出活下去的口号,非常迫切的想向新兴经济转型,36氪就是万科转型时候的好帮手。

冯大刚并不认为新经济增长乏力。"也许狭义的新经济增速没那么快,但整体的新经济正在变得越来越大,跟很多年前所有公司都变成互联网公司一样,未来所有的经济也都将变成新经济。"

就像冯大刚之前内部信所说,新经济本身还有巨大的发展和效率提升空间,而所有的传统行业都将被新经济重新塑造。

\

36氪把新经济视为一种社群或生态,而36氪的战略就是不断扩大社群规模、促进社群活跃,依靠36氪自己和合作伙伴,为他们提供更富价值的连接和企业服务,并在此过程中让36氪成为中国新经济内容及服务的领导品牌。

36氪基于媒体在信息、品牌和资源方面的积累,去服务和帮助新经济参与者的发展,并享受新经济服务的红利,"未来已经到来,36氪要做的只是利用自身的平台去抚平不对称,让创新与改变普惠更多行业、公司和个人。"

冯大刚指出,36氪会更多思考几年以后的事情,做出更丰富的业务、拥有更长远价值的竞争力,全球化就是36氪现在的一个布局,2017年开始进入东南亚、2018年进入日本、2019年进入印度,"更多的市场需要我们服务,我们永远要站在创新者身边,拍拍他们的肩膀,让他们知道自己并不孤单"。

以下是专访36氪CEO冯大刚实录:

\

雷建平:36氪11月初在纳斯达克上市,无论是资本界还是媒体界,都对36氪上市这件事非常关心。您觉得这次上市对36氪最大的意义和价值在哪里?

冯大刚:首先是品牌的提升。36氪整个商业模式最核心的部分都是围绕品牌,品牌的提升对我们整个产业模式都有直接影响。

我们成为这个行业中率先上市的一家,品牌会更好。行业有很多隐性门槛,品牌提升对后续我们和相关部门的合作也更有帮助。

第二,是组织或人才的提升,上市以后会有利于我们找到更好的人才。

第三,36氪的国际化战略提升。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到东南亚、日本,将来还要进入更多的国家和地区。

上市当天还在反复确认相关文件是否完成签字

雷建平:今年上市的很多中概股公司都遭遇了很多波折,包括36氪上市的时候,也遭遇了融资额或上市推迟的风波,能否讲一讲上市当时的故事。

冯大刚:36氪那天是纽约时间早上10点多敲钟,一直到早上5点多我们才开完会,之后我睡了一个小时,到7点多要到纳斯达克接受采访。

在去纳斯达克的路上,我还在问同事,我们能上吗,我们确定可以上了吗?我反复确认最后的几个文件签了没有,同事说好像签了,我说不能好像,一定要确认。

其中有人说某某同事在群里说文件签了,我说你看到签字没有,这要亲眼看到才行,你可以想象到当时的状态是很紧张。

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因为在整个上市过程中有非常多的不确定。

36氪的基因是服务企业

雷建平:您怎么看待36氪成为国内新经济海外上市第一股这个定位?

冯大刚:我觉得新经济海外上市第一股的定位和36氪品牌长期积累是一致的。

我们为什么要上市,就我个人初心来说,我是想证明这个行业是能做好的,有更多可能性。为什么一个基础是内容型的公司就不能IPO?

其实上市只是第一步,今天有好多的为什么,比如,媒体公司一定是小公司吗?媒体公司一定是靠广告吗?媒体公司不能上市吗?媒体公司不能做大吗?内容型的公司为什么不能有几百人的团队?为什么不能有几十亿的收入?为什么不能有几十亿或者上百亿的市值?

我们想要证明的就是真相不是这样的。36氪其实代表了方向之一。今天我们讲到企业服务作为突破口,可能不是最好的,一定还有更多的人,用不一样的方法完成媒体类公司和内容型公司的IPO。

如果能有这个效果,接下来几年我们能看到好多的同行用不一样的方式去尝试,这就是很有价值的事情。

雷建平:36氪是近几年独立走出来的科技媒体公司之一,在机构媒体普遍乏力的情况下,36氪始终保持旺盛的战斗力,这是什么原因?

冯大刚:各种原因都有。我们很好的把握住了两个趋势:创投行业的爆发,以及和移动互联网企业一起成长。

其实我们是有一个根据地的,这个根据地对我们比较有利,36氪以创投为起点,创投从2010年公司创立到现在,这几年发展得还是挺好的。

2010年的时候,中国其实没多少VC,我记得中国VC第一次爆发大概在2006年、2007年,今天大家都在谈论各式各样的投资机构,VC的普及和扩张的趋势对36氪的帮助非常大。

此外,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与扩张确实是帮助到36氪,36氪跟很多移动互联网公司都是同时成长起来的。跟很多公司一起成长这事对36氪帮助也很大。

我们经常举今日头条的例子,当初36氪是跟今日头条在同一栋楼里办公,都在知春路锦秋家园,是36氪做了今日头条的第一篇报道。

我们对商业模式的思考也跟别人不太一样,我是2016年来36氪的,我来之前36氪就已经是一家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媒体公司。

为什么要做氪空间,为什么做鲸准,都说明这个品牌从一开始基因里就是想要服务创业者、服务中小企业,这是36氪骨子里的基因。而服务的方式,媒体只是其中一种。

我记得我到36氪后第一次开会,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大家觉得媒体公司本质是媒体还是公司?多数人认为是媒体,我说我觉得不是,媒体公司本质是公司,先把它当成一家公司,再看媒体行业的特殊性。

36氪是按照公司模式去管理内容型的企业,跟很多媒体是不一样的。很多媒体看到这个行业的特殊性,记者管理跟别人不一样,销售管理跟别人不一样,最终结果就是跟别人不一样,比别人做的小。

想要把媒体公司做大,就是要KPI管理,就是要言出必行,要有组织架构。商业模式是第一点,组织是第二点。

第三点是36氪对产品、技术、数据比别人更重视这几年我们不仅是在做数据,我们也建立了我们的数据库,建立了自己内部各种系统、产品,还可以把这些产品一部分给别人用,我们对这个投入始终很重视。

36氪大概有70个产品技术人员,他们的成本其实很高,但我们觉得这个事情比较重要。另外,今天我们内容骨干团队是能拿到期权的,而很多媒体机构不会给做内容的人发期权的。

投资行业的朋友比以往更多

\

雷建平:您原来是做媒体,后来到投资机构,现在到媒体又当CEO,怎么看这中间的转变?

冯大刚:就是跨界,有点像游戏里的"转生",从0级打到120级了,不能再打了,你转生,从0级重新开始,但是转生之后很多参数变得比以前更好了。

这样跨界后,突然拥有了一些特殊优势,今天你跟我谈内容,我跟你谈融资。你跟我谈商业,我跟你谈内容,这些带来很多优势,内部团队比较认可,觉得跨界的人能把公司带领得更好。

我们跟投资人交流的时候,很多话语体系是一致的。如果我们单纯讲要做什么样的内容,做什么样的广告,投资人不会那么欣赏,就是因为我有跨界经历,既能了解内容型公司怎么管理,还知道怎么去融资,这些给我带来了非常多的好处。

雷建平:在转型过程中比较大的改变是什么?

冯大刚:36氪是一家很单纯的公司,比较好管理。而且在36氪,每天有大量的CEO、投资人、合伙人过来跟我聊天,办公室就像是行业的中心一样,每天有各种八卦、各种信息交换。

我的投资行业的朋友相比做投资的时候没有变少,反而变得更多了。

雷建平:内容发展到今天,发生了哪些改变?

冯大刚:这些年以来,发生变化的更多是内容分发环节,渠道发生的变化最大,内容的生产并没有本质的变化。

我相信接下来还是这个趋势。第一,渠道会发生变化;第二,形式会发生变化,形式可能是音频、视频或者是文字,但本质不变。本质还是你关注什么样的企业,用什么样的价值观关注,把信息传达给更多的人,消除信息不对称。

蚂蚁金服是个好股东,不会干预经营

雷建平:阿里系在36氪持股比例较高,外界认为阿里风格较强势,会影响到36氪的经营吗?

冯大刚:蚂蚁是一个很好的股东,虽然很多人说阿里很强势,但阿里对我们是很尊重的,从来没要求我们做特殊的事。很多和阿里有竞争关系的企业都是36氪的合作伙伴,腾讯、京东、美团就是我们很多年的客户。

中国的大型互联网公司不少是36氪的股东或者客户,彼此是平衡的。

传统企业转型的需求会成为新经济行业的新动力

\

雷建平:36氪从初创企业出发,涵盖初创企业、TMT巨头、传统企业、机构投资者、地方政府、个人用户这六大新经济社群,为什么选择这六个社群?

冯大刚:这六个领域是自然而然筛选出来的,我们一开始做的是中小企业创业公司,很快在这个领域中有很高占有率,接下来投资人群体自然就来了,创业公司也会很快长大,进入到互联网大公司的行业。

36氪在2016年开始做传统客户,现在来自传统企业的收入比例可能比互联网公司还要高。2018年,36氪收入中51%来自于所谓的传统客户,49%来自新经济客户,包括互联网大公司和创业公司。

当地方政府对新经济也很重视的时候,我们有意识的拓展了我们的地方站,拓展地方业务。我们也一直有个人用户,随着业务不断发展,社群一步步聚集起来。

雷建平:为什么36氪现在来自传统企业的收入比来自新经济的要高?

冯大刚:传统企业的转型需求非常迫切,你看万科喊出活下去的口号,他们非常迫切地想向新经济转型,转型的时候就怕没有好的助手,所以他们找到36氪帮忙。

这些公司的需求非常迫切,他们就会付费。我也觉得,接下来是动能转换,传统企业转型的需求会成为新经济行业的主要需求。

雷建平:发展到今天,很多人觉得新经济增长比较乏力,您怎么看待新经济增长乏力的问题,未来新的增长点在哪里?

冯大刚:我们不能说新经济乏力,就像也不能说互联网乏力,很多年以前,互联网公司跟传统公司是泾渭分明的,而今天这些公司很难区分了。

贝壳、链家是互联网公司还是传统公司?很多公司我们都很难区分。意味着新经济也好、互联网也好,都在慢慢迈向整个社会和行业。

也许狭义的新经济增速没那么快了,但整体新经济变得越来越大。有一个数据说,狭义的新经济,今天占到1/6,但在五年内会达到1/3。

所以我在不同的场合讲,有一天新经济会变成百分之百,每一个行业都会重新更新一次,所有行业都会变成新经济。

广告行业预算下滑对36氪影响没那么大

雷建平:总体来说,36氪的广告收入占比下降,一个因素是2019年市场相对低迷,是不是给36氪的广告造成很大的挑战?

冯大刚:广告业务肯定面临挑战,广告行业比想象中还要不好,我们的广告业务今年前三个季度大概保持30%左右的增长,可能比整个行业幸运,已经是不错的增长了。

我们一直在强调我们做的这种广告和营销,其实是2B的营销,更主要的是解决商业目的。比如,广告行业不好,对直接卖商品可能有非常大影响,但如果想要融资,为融资做的广告是不会减少的。

36氪客户中很多在36氪做广告或者做营销,是有商业目的的,是2B的,广告行业的预算下滑对36氪的影响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雷建平:36氪每年举办很多大会,这些大会在行业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些活动给36氪带来的收入比例高吗?

冯大刚:2018年我们来自活动的收入大概在5000多万。我们的这部分活动毛利比同行可能要高不少。行业毛利在25%到35%,我们的毛利会更高。

雷建平:36氪递交招股书的时候,有同行说36氪亏损的问题,但其实很大程度上是期权发放引起的,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冯大刚:如果不算期权费用的话,我们2016、2017、2018年都是盈利的,今年三季度剔除股权激励费用后,也是盈利的。

雷建平:36氪上市之后面临的业绩压力会比以前更大,怎么去平衡广告主、合作伙伴和36氪业绩之间的压力?

冯大刚:过去我们没怎么做平衡,我们内容跟广告是分开的。今天比以前变得更好了,变得更容易处理了。

其实,业绩压力大跟这种商业平衡没关系,压力再大,我们也不卖观点,不能谈,谈了以后就会伤害公司的品牌价值。我们更多会拓展我们在新经济服务、在企业服务方面的深入服务能力。

加码企业服务 思考更长远的事情

\

雷建平:上市之后对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是比以前更忙了吗?

冯大刚:不是,我们内部有一个想法,要做一家103年的媒体公司。为什么要做103年?

我们内部非常清晰的是3+100,我们2016年就讲我们三年之后要IPO,为什么要IPO,IPO标志着我们已经是一家比较健康的公司,能规模化取得收入、持续增长。

后面一百年,我们要向服务去转型,因为一个媒体公司变成一个服务公司,需要很长时间。

对我们来说,前三年更主要的是健康的活下去。3年后,我们的心态和战略会发生一些变化,就是我们会以转型为核心战略。

过去我谈的更多是业绩,接下来谈的更多是业务。如果你想五年以后有一笔很大收入,今天有些事情就需要积累。

我们今天心态更多是从业绩到业务的转变,从赚小钱活下去的想法,变成更多希望把公司做出更丰富、更有长远的竞争力,能有大规模的业务。我们会更多想几年以后的事,而不是眼前的。

雷建平:2019年马上结束了,谈谈36氪明年一些大的计划?

冯大刚:明年我们还是以企业服务为核心,企业服务可分成两类,一类是自营企业服务,一类叫平台型企业服务或合营、跟别人合作的企业服务。我们自营的业务会推出一些新的产品,有可能是培训类或是咨询类的。

我们想在2020年帮企业重点解决两个事情,一个是获客的问题,一个是找钱的问题,这两个会是我们自营业务的核心。

合营的业务比较宽泛,我们会跟很多公司合作,我们深知很多服务,自己不可能全做,很多时候也不适合做,但我们知道什么样的公司适合做,希望和他们联合一起为客户提供服务,能提供一站式的服务和解决方案。


第三十届CIO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硕士班招生
北达软EXIN网络空间与IT安全基础认证培训
北达软EXIN DevOps Professional认证培训
责编:chenj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