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移动应用 > 正文

App Store已成开发者公敌

2020-09-29 16:42:38  来源:今日头条

摘要:一夜之间,苹果App Store成了人类公敌,Facebook、Spotify、Epic都向苹果发难。根据分析师的估值,每年App Store至少为苹果带来150亿美元收入。
关键词: App Store
  一夜之间,苹果App Store成了人类公敌,Facebook、Spotify、Epic都向苹果发难。根据分析师的估值,每年App Store至少为苹果带来150亿美元收入。批评者认为,当App开发商销售App时苹果收取的分成费太多了,而且苹果控制App Store入口,拥有垄断权力,移动App受到欺压却无力反抗。
 
  对于这些指控苹果当然是极力否认的,它认为App Store有200万个App,当中只有很小一部分是收费软件,苹果拿到的分成费更是微不足道;而且苹果认为自己的做法与其它App程序店是一样的。真是这样吗?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费用之争
 
  当开发者通过App Store销售付费App或者数字商品时,会拿走销售额的30%。许多企业抱怨苹果收费太高,他们向苹果施压,要求苹果开放大门,允许开发者用其它替代支付系统完成数字交易。苹果App Store的收费比例与谷歌Play、三星Galaxy Store是一样的。苹果还解释说,收取费用可以弥补一些管理成本,比如安全、隐私成本。
 
  上个月,Epic向苹果发难,它绕开苹果,在《堡垒之夜》游戏中加入自己的支付系统。很快苹果就发现了Epic的小动作,将游戏从App Store下架,并说Epic违反规则。围绕这件事,Epic与苹果打起了口水战。Epic认为应该允许使用自有支付系统的游戏返回App Store,而苹果则说Epic的行为属于不公平竞争。
 
  吵了一阵之后,法官终于说话了:苹果可以将《堡垒之夜》封杀,但是Epic可以继续使用苹果开发者工具(用来更新软件)。事情还没完,周一就会有听证会,明年会有初审。
 
  谁在付费
 
  如果你通过App购买数字商品和服务,苹果会收取30%的佣金,但是如果你通过星巴克App买一杯咖啡,苹果是不会分成的。如果你是苹果付费订阅者,通过App Store采购时第一年只收15%的分成费。另外,软件开发者也要向苹果交纳年费,这样才能将软件交给App Store并分发出去,只有非盈利组织和政府部门不用交。
 
  苹果收取分成费是一种做法,行业还有另一种做法,比如Netflix、Spotify等平台,它们会直接开通渠道,让用户成为“付费订阅者”,会员可以通过平台官网下载,避开App。对于这种做法,苹果也采取了措施,如果厂商在App内告诉消费者去哪里订阅,苹果就会封杀,如果企业告诉消费者通过App Store购买价格更高,因为苹果会收取分成费,苹果也会打击。
 
  疫情爆发期间,有些企业向数字消费者销售虚拟商品,比如Airbnb给用户上烹饪课,苹果也会收费,它们也在抱怨。
 
  和苹果打官司能赢吗
 
  还有一些App开发者指责说,苹果限制竞争,在App Store搜索结果中苹果将自家产品排在较高的位置。去年,Spotify在欧洲起诉苹果就是因为苹果Music与Spotify竞争。Spotify新闻发言人担心苹果可能会利用自己的市场统治力和App程序店打压对手,推销自有产品。
 
  指责苹果垄断的不只有Spotify,微软、Facebook、Match集团(Tinder所有者)、Audiobook也有类似抱怨。苹果当然只会强调说没有这样做,坚称不会优待自有产品。
 
  2015年Taylor Swift曾起诉苹果,她认为苹果Music推出所谓的3个月试用付费订阅计划伤害了自己,因为试用期间听众可以免费收听音乐,艺术家没有获得收入。后来苹果修改政策,即使是试用会员也要付费。
 
  亚马逊也曾赢过苹果。2016年时亚马逊曾与苹果签署协议,亚马逊Prime Video的销售额苹果只分走15%,不是30%。后来,亚马逊Prime Video又用自有支付系统完成支付,苹果没有反对。为什么苹果允许呢?按照苹果的说法,亚马逊参与一个名为“优质付费订阅视频娱乐提供商”的项目,这个项目允许会员使用与客户现有视频付费订阅捆绑的付费方式付费,也就是它们可以用亚马逊支付系统付费。
 
  8月份,一个代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及其它出版商的组织告诉苹果,他们希望在数字付费订阅分成方面能与苹果达成更好的协议。
 
  几天前苹果发声明称,正在削减一些付费项目的佣金比例。苹果新闻发言人说,大流行期间许多人无法在生活中相聚,无法参与一些活动,他们转向线上体验,所以才决定削减一些项目的佣金。
 
  事件的意义
 
  美国时间周一,Epic与苹果的听证会就会开始。这不是一宗简单的官司,而是两大科技巨头的对峙,也意味着全球App开发者向苹果摊牌。在消费者权益组织Public Knowledge工作的律师John Bergmayer认为:“这起案例不只与一款视频游戏有关,核心在于两家公司(苹果谷歌)能不能掌控软件分配方式,这些软件分配给无数人使用。”
 
  Basecamp是一个项目管理软件,公司创始人David Heinemeier Hansson认为:“苹果有不同的软件评估人员,不同的人对规则有不同的解释,苹果故意留下模糊地带。我们生活在恐惧中,生怕违反了模糊的规则,生怕下一次更新软件会被苹果阻止。”
 
  苹果在法庭文件中抗议说:“App Store是全球最受信赖的App程序店,为什么?因这我们制定了很高的标准,守护严密,因为苹果推行一套独特机制。”
 
  针对Epic苹果诉讼案,专家认为案件的关键在于证明苹果在哪个市场占据垄断地位。原告如果想赢得官司,最好就是明确定义这个“市场”是什么。如果法官认定“相关市场”就是“所有智能手机市场”,那么要判定苹果垄断就会难很多。在全球手机市场苹果毕竟只占13.3%的份额,说它垄断显然不符合事实。Epic的策略当然是将“市场”定得越窄越好,例如,它可以说苹果100%控制iOS程序店。
 
  Lowenstein Sandler合伙人Jeffrey Blumenfeld认为,法院应该不会裁定Epic胜诉,不会阻止苹果控制App Store程序分发;如果法官真的决定这样做,必须有很强的证据证明从长远看消费者会因此受益。
 
  中国有很多iOS App开发者,Epic的背后也有腾讯的身影,所以Epic与苹果的官司值得我们好好观察,苹果如能后退,降低分成比例,相信所有开发者都会笑出声来。

第三十届CIO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硕士班招生
北达软EXIN网络空间与IT安全基础认证培训
北达软EXIN DevOps Professional认证培训
责编:zhangwe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