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移动应用 > 正文

这一招,竟能让5G建设节省数千亿元支出!

2019-01-28 13:50:35  来源:物联网智库

摘要:三家运营商在5G领域累计投资超过万亿是大概率事件,面对日益收窄的收入增速,这一规模投资对于任何机构都会形成很大压力。5G将是一个长周期投资的过程,无线网络共建共享的实施将节约数千亿元的支出。
关键词: 5G
  近日,欧洲两大运营商沃达丰和西班牙电信旗下的O2宣布将把其网络共享协议扩展至5G网络,这将使其能够以更低的成本加速部署5G移动服务,由此将加大对其竞争对手英国电信(BT)的挑战。在移动通信发展的历史中,蜂窝网络的共建共享在全球主流运营商之间已有不少案例,面对5G超高额的投资和不确定的规模收益,舆论对于共建共享呼声越来越高,5G网络共建共享看起来是大势所趋。不过,这一合作方式似乎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至少在国内5G大规模共建共享的道路还很漫长。
 
  无线网络共建共享并非新事物
 
  运营商之间的无线网络共享实践已有十多年历史,彼时3G网络刚刚开始部署,一些运营商面对高额投资,在部分地区选择合作共建共享网络基础设施,主要的共享案例包括:
 
  2011年,挪威电信(Telenor)与和黄3两家运营商在瑞典提供一张共建共享的3G网络,当时两家运营商选择成立一家合资公司3GIS来运营这张共享网络,覆盖了瑞典70%的地区。
 
  2004年,沃达丰和OPUTS在澳大利亚成立合资公司,共享3G接入网基站和其他基础设施,并联合建设部分基站。
 
  2006年,沃达丰与Orange在西班牙偏远地区合作共建共享3G网络
 
  2016年,沃达丰与Orange公司计划合并它们在英国的3G网络,以减少运营成本,不过,两公司还将保留对各自骨干网络的控制权。
 
  源于3G网络的共建共享,一直延续至4G时代和当前的5G时代。本文开头所讲的沃达丰与O2在英国开展5G网络共享也包含了共同对高容量光纤传输网络的升级。除了欧洲运营商之外,亚洲运营商也将5G网络共享提上议事日程:
 
  2018年12月,韩国三大运营商率先在全球同时实现5G商用,共建共享给快速商用也提供了重要基础,因为在2018年4月,在韩国政府的协调下,韩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就达成了关于5G共建共享的协议,三家运营商将在5G建设上共建共享,加速5G部署,有效地利用资源来减少重复的投资,此后,三大运营商开始共同布局5G。
 
  日本三大运营商NTT DOCOMO、KDDI、软银也对一项共建共享的方案表示出极大兴趣,而且预计在共建共享之下,日本5G基础设施的投资会少于4G。
 
  不过,虽然共建共享已有近20年的实践经验,但更多是在小范围中进行的,或者只是进行铁塔、基站等设施共享,大规模、深度的共建共享尚未形成。
 
  国内产业链各方“各执一词”
 
  网络共建共享涉及的利益相关方很多,多种因素造成难度很大,国内各方对于共建共享持有不同的态度。
 
  在网络共建共享方面,中国铁塔可以说是不遗余力。铁塔公司的成立,其中一个主要使命就是减少重复建设,实现通信基础设施的共建共享。中国铁塔曾经对外表示,5G网络建设将实现共享社会资源,85%的5G新增站址将会利用社会资源解决。在这几年的运营中,铁塔公司确实看到了共建共享的经济效益,从一组数据中可以看出5G共建共享带来的直接效益:
 
  预计5G建设中将会新增站址300万个,其中260万个站址将利用社会资源解决,另外40万个站址为新建站址;
 
  可减少投资2500亿元,节省土地8万亩,水泥5000万吨,钢材1500万吨
 
  这2500亿元是真金白银的节省,当然铁塔的模式在全球很多国家以及国内形成了成熟的商业模式,通过成立专门的铁塔公司已经实现了网络基础设施初步的共享。
 
  作为监管部门,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也希望共建共享能够推行。由于频谱资源的稀缺性,无线电管理局希望运营商之间的共建共享能够扩大到频谱领域。相关领导曾表示“5G时代以及后5G时代,频谱将逐渐走向共享,移动通信过去是用频大户,以前是频谱独享,以后就要走向频率共享”。
 
  中国移动原董事长王建宙也是共建共享的坚定支持者,王建宙在多个场合不断呼吁5G网络共建共享。在他看来,移动通信网络的规模不断扩大,重复建设严重,而5G对覆盖要求更高,需要的频率资源更多,必须向高频段方向、毫米波发展,这导致在基站重复建设很严重的情况下,还需要继续扩大基站建设,造成资源浪费。因此,在5G的建设中要共享频率、共享基站,还可以共享整个网络系统。
 
  在外界舆论对于5G网络共建共享很有热情的情况下,作为当事人的运营商似乎对共建共享保持谨慎态度。过去两年,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市场层面上多次合作,业界对于两家运营商共建5G网络也有一定期望。不过,虽然3GPP已完成了5G无线网络共享的标准,运营商在实际建设中仍然会遇到大量问题。在2018年11月的一次公开会议上,中国电信技术部副总经理沈少艾曾提出4G时代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之间基于站址配套资源进行过共建共享实践,然而基于独立载波方式的共建共享暂无可行性,会有四个方面难点:
 
  在网络规划方面,AAU功率有限,覆盖将收缩,大规模天线波束规划难;
 
  在网络优化方面,运营商各自4G与共享5G之间的优化难;
 
  在运维协调方面,共建共享交付协同配合沟通成本高,运维难度大;
 
  在运营方面,网络无差异化,难以满足各自客户的SLA。
 
  从成本收益角度,共建共享被认为是大势所趋,但正如过去十多年共建共享历程一样,实际实施过程会有多种壁垒,因而形成不同参与方“各执一词”的情况。
 
  节约数千亿资金,共建共享还需多方共同推动
 
  当然,对共建共享的态度是不同相关方站在自身角度的考虑。5G网络的共建共享可能尚需时日,除了各方表态外,更需各方共同推动。
 
  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国内以往无线网络共建共享的历程。
 
  2008年,工信部和国资委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的紧急通知》,对今后电信基础设施(包括移动铁塔、杆路、传输线等)共建共享提出了明确的要求。此后不久,国内三家运营商联合签署了《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合作框架协议》,随后三家运营商开启了共建共享的工作。
 
  2010年的一份共建共享报告中曾披露出部分数据:2010年初,三大运营商共减少新建铁塔4.7万个、杆路8.1万公里,减少基站站址及配套环境(含铁塔)等16.6万个、传输线路(含杆路)9.9万公里,预计节约投资将超过120亿元。这仅仅是运营商一年多时间内部分范围共享后的成果。随着铁塔公司的成立,此前基础设施共享的部分成功体现在铁塔运营数据中。
 
  共建共享的基础是有清晰的产权和较低的沟通成本。在过去的运营中,海外运营商往往通过成立合资公司的形式来协调不同运营商之间的利益,而国内更多是通过监管部门和各方运营商成立的协调组织来实现。技术方面,共建共享中会形成不同制式网络规划差异、通信系统间干扰、铁塔承重等问题,在2009年7月,工信部发布了《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工程技术暂行规定》,从技术角度对不同运营商之间无线网络共建共享具体实施提供依据。当然,时隔近10年,这一《暂行规定》可能已不适合当前4G、5G共建共享的实际情况。
 
  除此之外,共享方对网络的维护、费用分摊等都在一定程度上暴露出来,为共建共享实践积累更多经验教训。过去10年的共建共享经验,也给未来5G的共建共享打下一定基础。
 
  网络的共建共享可以从共享的区域和共享的深度两个维度进行考察推进,目前由于铁塔公司的运营让铁塔共享这一浅层次形式在全国得以实现,未来无线接入网、传输网共建共享还依赖时间的考验。在笔者看来,5G网络的共建共享从一开始就应该提上议事日程,不过先从小范围和初步的深度开展实践,比如在非热点地区,共建部分无线接入网并共同使用,逐渐摸索经验。在这个过程中,必定需要政府、企业各方从顶层设计、资源调配、技术规范等方面共同形成各种共识,出台相关制度,例如新的工程技术规范、明确的产权界定、投资收益标准、共享设施的维护方案等。
 
  2017年6月,中国移动董事长尚冰曾透露中国移动4G累计投资超过4500亿元。目前大部分研究机构认为5G投资将是4G投资的1.5倍以上,因此三家运营商在5G累计总投资超过万亿是大概率事件。面对日益收窄的收入增速,这一规模投资对于任何机构都会形成很大压力。5G将是一个长周期投资的过程,无线网络共建共享的实施将节约数千亿元的支出,期望共建共享能够成为5G建设过程中常态化的行为。

第二十八届CIO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MBA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硕士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DBA班招生
责编:pingxiao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