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移动应用 > 正文

魅族内讧调查:争议的杨拓 尴尬的黄章

2018-04-19 10:31:58  来源:后厂欣闻

摘要:矛盾公开爆发于4月15日深夜。
关键词: 魅族
  矛盾公开爆发于4月15日深夜。
 
  魅族市场营销部的一位总监张佳发布了一条抨击其上司杨柘的微博。“我爱魅友也感恩魅族和黄章,但是我不认同杨柘,他若是能够带领魅族走出困境那我也就认了,然而从他入职近一年的表现来看,他不能。”
 
  杨柘,被张佳称为“羊驼”,魅族负责市场营销的高级副总裁、魅族事业部CMO。杨柘在科技公司的经历丰富,早年曾在摩托罗大、苹果任职,近年来曾担任三星中国区的品牌主管、华为手机中国区CMO,2015年底又担任TCL通讯中国区总裁。去年5月,他被魅族创始人黄章亲自挖来委以重任。
 
  张佳并非孤身“倒杨”。知乎上的一个匿名帖子详细列举了杨柘的“罪状”,包括任人唯亲、逼走老员工、营销费用飙升等。不少魅族离职员工和魅族粉丝在网络上表示了对张佳的支持,掀起一波对杨柘的声讨,连在职的魅族市场营销部员工也加入进来。
 
  这场“倒杨”运动在4月17号达到高潮:双方疑似爆发了肢体冲突。中午部分魅族员工发微博称:“事情败露想动手?”“在公司众目睽睽殴打我下属?我先送她上医院,晚点我找你,你等着!!!”张佳则在微博上点名事件原因:“羊驼团队李某(女)被检举后出手伤人”。
 
  被点名的杨柘亲自下场回应,称“贼喊捉贼的演戏。。。。好在有公司人事部的人正好经过,有目击证人,我相信法律的公正,司法会马上介入。”
 
  至傍晚,魅族公司发文开除张佳。张佳紧接着发表一份公开声明,称自己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权。在声明中,张佳再次表示“不认同羊驼及其团队,也笃定的认为,他无法带领我们走出困境,也不能讲魅族品牌推向所谓的中高端定位。”
 
  张佳还进一步指控杨柘“在权力和费用方面出了问题”,包括“滥用权力,使用其指定供应商(存在偷税漏税问题),图文视频制作费用虚高,采用对新品传播效果非常有限的推广方式。”为了证明其指控,他附上了两张立项表,其中一张立项表显示,魅族15手机新品上市推广内容制作的总预算为4600多万元,项目负责人为杨柘。
 
  01
 
  争议杨柘
 
  口水战持续发酵,让即将发布最新款手机的魅族倍感尴尬。魅族早前宣布,将于4月22日在乌镇发布最新的15系列手机。这场重磅发布的市场宣传均由杨柘负责。
 
  杨柘之前在华为手机和TCL通讯的表现如何不得而知,但干的应该并不开心。
 
  杨柘离职华为后,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曾声称已经将他“拉黑”。至于TCL通讯,自2016年起业绩就一直下滑,成了TCL集团的一个烂摊子。
 
  杨柘是2017年5月加盟魅族的。但当年7月,魅族发布Pro7手机,结果口碑和销量扑街,这让初来乍到主导Pro7宣传的杨柘背了锅:他为这款手机设计的一套宣传语让外界直呼看不懂。
 
  杨柘主导之下,魅族的品牌理念改为“惟精惟一”,但也引起了一些争议。员工和魅友似乎并不买账,因为杨柘前东家TCL也用过相同的词。这些情绪都在后来慢慢发酵积累。
 
  据后厂欣闻了解,魅族市场营销部早前的一些核心骨干均已离职,现在多已换成了杨柘的一些TCL老部下。
 
  杨柘加入魅族之后,除了负责魅族市场营销部门,初期还同时负责销售和海外。2017年末,魅族曾进行了重大的组织架构调整,设立魅族、魅蓝、Flyeme、海外事业部、配件事业部以及电商事业部,这次调整后,杨柘主要担任魅族事业部CMO,不再负责销售和海外。
 
  魅族高级副总裁、魅蓝事业部总裁李楠是魅族最核心的高管之一,魅族事业部的市场营销部门没分家之前曾经在他治下,张佳也是他一手提拔的干将。
 
  在2017年12月的这次调整中,李楠被调整为魅蓝事业部总裁,其原来负责的配件和电商成为新的事业部,由另一位实权高管杨颜负责,这也被外界解读为魅族创始人黄章“分权”之举。
 
  02
 
  尴尬魅族
 
  闲云野鹤般的魅族创始人黄章时不时闹个退隐、复出。继2014年那次复出之后,2017年2月他第二次复出了(外界估计还没闹清楚他啥时候又退隐了),复出之后大刀阔斧的改革,5月引入杨柘的同时,将魅族调整为魅族、魅蓝、flyme三大事业部,年底再调整为六大事业部,自己兼任魅族事业部CEO,李楠负责魅蓝,Flyme功臣杨颜同时负责Flyme、配件和电商,郭万喜负责海外。
 
  黄章大动干戈的背后是阿里巴巴投资之后魅族难堪的业绩。
 
  2014年正是小米狂飙猛击的年头,魅族压力极大,为此开始和阿里巴巴谈判,希望进入战略投资。2015年2月,阿里巴巴集团领投,魅族共获得6.5亿美元战略投资,其中阿里巴巴投资5.9亿美元。
 
  但据媒体披露,阿里巴巴的投资暗藏了对赌协议,要求魅族销量达到2000万台。不过当年底,魅族宣布2015年销量突破2000万台,与2014年的440万台相比,同比增速高达350%。
 
  其功臣正是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疯狂发布新机型的中低端品牌魅蓝。
 
  但疯狂冲量的背后是成本的快速上升。公开信息显示,2015-2016年上半年,魅族亏损了13亿多,其中2015年亏损10亿。
 
  巨大的亏损之下,魅族放缓了步伐。2016年其对外宣布的手机总销量突破2200万台,同比增长10%。但魅族同时宣布在2016年中实现了扭亏为盈,但未披露数字,也未说明到底是全年盈利还是个别月份盈利。事实上,由于魅族2016年上半年即亏损3亿,下半年正常情况下很难快速转盈。
 
  创始人黄章这种情况下只能复出。但2017年魅族和魅蓝分家之后,旗舰机Pro7市场反应一般,销量基本靠中低端的魅蓝支撑,全年销量“近2000万台”,这意味着同比还下滑了。魅族事业部销售副总裁褚淳岷的离职也被指与此有关。
 
  今年是魅族成立15周年。黄章的最新微博还停留在2017年他宣布复出时,“感谢大家,我将重新出山打造我的梦想机,去迎接魅族 15 周年”。
 
  梦想机发布前,魅族内讧给了黄章一个大大的尴尬。

第二十七届CIO班招生
北达软第一期EXIN隐私与数据保护基础认证培训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MBA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硕士班招生
责编:pingxiao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