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物联网 > 正文

雅瑞资本张瑞君: 人工智能时代,外脑支持+产业服务+概率权投资是主流

2017-03-27 09:10:27  来源:亿欧

摘要:在满是理工男创业的大环境中,女性投资人宛若一股清流
关键词: 外脑 产业服务 人工智能
\

  拜访雅瑞资本是一个阴雨天,张瑞君教授很早就到了办公室,如约9点30分见面,最深刻的印象是她保持老师的那份自律,在之前一次报道中,她曾经表示,自己热爱这份投资工作,喜欢讲自己过去长期在大企业咨询经验与创新性小企业发展结合起来,进行思考与投资。但是她依然保持早上7点前起床的生活习惯,不睡懒觉,坚持瑜伽锻炼,风雨不改,这是“自律给你自由”最好的诠释,张瑞君教授给人的第一感觉,多一分亲切,少一分刻板。
 
  从教授到投资人
 
  投资人分两类,一类是财务专业毕业,从分析师到投资经理到投资人,一步一步向上爬,另一类是做企业出身,历经沙场,百战归来再进入投资行业,希望用自己的经验完成优质项目遴选。在投资界,知名投资人学历不乏博士级别,但拥有教学职称的教授博导/专家下海投资创业,这并不多见,张瑞君教授是其中一个,现兼任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随着人工智能/机器人/智能制造大浪潮,产学研纽带更短,连贯性更强,部分研究人员基于研究成果寻找产品化出路,外界资本/市场/渠道成熟,创业人群素质较高、转变能力强,创业者只要单点发力,面面俱全,企业能活下来的概率提高了。
 
  目前人工智能是技术导向型团队,有它的短板,通常表现为技术人员创业(以理工男为主流),但是真正AI创业成功企业往往更需要市场需求牵引与大数据,技术创业者缺乏产业链认知、缺乏渠道、客户资源。另外,也缺乏对市场/股权架构/产品成本核算等基本企业常识。
 
  因此,在智能时代的投资人就需要借助外脑专家,不仅仅在财务投资专业知识,还需要把握技术/产业,提供上下游客户资源,才能真正帮助到创业者解决实际问题。目前纯财务投资人在人工智能时代往往会显得无从下手、或碰壁。可以理解,人工智能对于创业者门槛提升的同时,也是在推高投资人的准入门槛。
 
  可以想象,人工智能创业项目是脆弱的,假若没有很好的产业孵化环境,没有好的产业服务机构,创业项目死在任何一个环节都是有可能的,往往天使死亡率大概50%、并购退出占比30%-40%,成功 IPO 只有5%-10%,因此创业发展活下来才是硬道理。
 
  三大投资方向:人工智能/机器人、医疗大健康、智能制造
 
  雅瑞资本是由浙江乾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博创兴盛科技有限公司(博创孵化器)联合创立,浙江乾瞻资本的高雅萍女士和博创孵化器代表张瑞君教授作为共同创始人,高雅萍女士擅长从天使 VC、PE 并购到 IPO 辅导全生态链的专业投资,而张瑞君教授有着大集团做财务咨询与管理经验(如先锋软件、用友软件集团)、能为技术出身的创业者提供技术/产品以外的企业管理/经营问题解决方案。
 
  雅瑞资本发展过程中招聘许多在医疗健康、人工智能与机器人以及智能制造方面的院士、教授专家、上市公司老总,作为重大问题关键咨询决策,从而把握行业市场、技术产品门槛、团队可靠性以及估值合理等关键难点问题。雅瑞资本基于“只投看懂的”与“只投有价值的”原则,雅瑞资本选择了人工智能/机器人、医疗大健康、智能制造作为三个投资方向,2017年以来,这三个领域恰好成为风口。
 
  张瑞君教授分析人工智能与机器人风口并不是偶然的,众所周知,投资价值本质往往是给社会、企业或个人带来效率、健康、安全、方便、快乐,因此在基于外部经济竞争环境和技术能力提升下:①人工红利逐渐消失,用工成本渐增,企业利润变薄、人工智能与机器换人成为企业和地方政府的经济推动诉求;②计算机处理能力提升,从 CPU 到 GPU;③基于人工智能下的人机交互(语音/人脸识别/机器学习)等技术渐渐成熟,让上述领域蓬勃发展成为可能。
 
  专业领域专家+概率权财务投资的双驱动投资团队
 
  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早期财务投资人靠读懂商业模式和快速融资能力成为竞争壁垒,以财务数据为准则,「小步快跑、试错迭代」成为这波创业者的箴言。在人工智能浪潮下,技术密集型、人才密集型特征,项目估值较高,而且没有什么财务数据的参考,单次融资额度“千万起步、上不封顶”,吓退一波 VC,知名投资机构船大难掉头,从移动互联网到人工智能时代,往往吃不消,不少财务背景的投资人纷纷表示看不懂。
 
  雅瑞资本投资战略是外聘专业领域专家大脑+概率权财务投资的双驱动投资团队,往往容易拿到了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时代的入场券,所谓外聘专业领域专家大脑就是分别组织专门医疗大健康、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智能制造的专家智囊团,不定期交流学习,甚至让他们参加投决会参与决策,所谓概率权财务投资就是从根据未来市场发展趋势与规模、分析技术产品壁垒时间窗口以及创业团队素质等方面胜算与风险的概率角度,进行财务投资的决策。
 
  张瑞君教授给出的建议是:投资人学习能力强是标配,向产业专家/行业专家/学术专家请教以外,还需要引入外脑/专家团队支持也是十分关键的,或者联合像雅瑞资本拥有外脑实力的投资机构进行联合投资。
 
  专注价值投资
 
  雅瑞资本从 2015 年 5 月成立至今,已经完成 3 支基金的招募,金额大概 6 亿人民币,募集资金面向独立个体,采用 LP 即 GP 的混合模式(高灵活性),第二和第三支基金并没有明确的退出周期,区别于 5+2 退出周期的基金,张瑞君教授认为雅瑞资本属于价值投资的公司,盈利能力和盈利周期不是首要考虑因素,往往要求投资经理要选择出好项目上会,投出好项目,做出标杆性案例是现阶段的目标。
 
  对于合适的项目,张瑞君教授有判断标准,融汇成关键词包括:高尖端、高门槛、人才密集、足够细分、市场空间大(10 厘米宽、1 公里深)。对于创始人的判断,主要看 4 力:执行力、凝聚力、整合力、学习力。
 
  技术创业处于热潮,但是围绕技术创业里面的纷争也是不断的,例如:初创企业是纵深发展好,还是横向平台发展好?具有一定壁垒的创业型技术公司,在配套服务于大公司,会不会渐渐失去竞争力,应该有什么战略?教授/专家创业为什么“做不大,饿不死”?高大上学历的海归创业就一定创业成功吗?是不是每一个成功上市企业的核心团队,在他们开始时候就胸怀伟大的梦想、将上市作为第一目标?许多成功人士再次创业,同时兼顾几个公司业务核心骨干甚至CEO,这种不太专一、专注想象,能够成功吗?没有让人信服落地的商业模式,只以想象未来的大流量或大数据融资靠谱吗?不一而足,这些问题,他们在学习思考与践行中。
 
  边缘式创新实质是填补空白
 
  《失控》作者凯文 · 凯利提到边缘式创新,用在描述创投行业的变化也准确无误,早期的老牌投资机构如 IDG 资本、红杉资本在既已成熟的文创/体育/互联网等赛道处于优势地位,而早年处于边缘的人工智能技术只被少数创投机构捕捉到,随着领域细分化/行业细分化,像雅瑞资本这种专业化、垂直化的创投机构渐渐涌现,填补边缘空白,或渐成为主流,相信她们随心践行的投资理念“价值投资、分享成功”,能够看到她们的靓丽身影。
 
  任何一个投资机构本质都是公司,投资机构抓住四个要点开展工作,“募、投、管、退”,四个要点都是紧绷的,所以在投资机构担任 CEO 的女性并不多,在人工智能这一波浪潮中,反而有三个女性出现,一个是将门创投 CEO 高欣欣,另外两位是是雅瑞资本董事长、CEO高雅萍、张瑞君,在满是理工男创业的大环境中,女性投资人宛若一股清流。
责编:liuha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