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迎来史上最严重水逆,谁会成为媒体的新大腿?

2018-03-22 14:03:55

来源:腾讯科技

\
  Facebook和扎克伯格,已经跌入史无前例的信任危机。
 
  上周末,《纽约时报》和《观察者报》(《卫报》的周日版)等媒体发布深度报道,曝光一家名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泄露了Facebook超5000万的用户数据。报道指该公司涉嫌利用FB用户的个人数据,运用算法给选民用户推送定向广告,从而影响2016年美国大选的选举结果。
 
  惊天丑闻一经曝出,Facebook周一的股价一度暴跌8%以上,而多名高管也在近期大量抛售股份,管理层分歧重重。
 
  WhatsApp的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甚至正面开怼:“是时候删除Facebook了。”
 
  内外交困、渐行渐凉的Facebook,恐怕还得在泥潭里纠结一阵。而媒体对这个社交巨头的不满,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时针拨回到几个月前,Facebook更改了新闻信息流算法,各家媒体哀声一片。三月初,数字媒体Little Things突然宣布关停。这家创办了四年的公司专注于生活方式的相关内容,它在Facebook上有1200万粉丝,热门视频数不胜数。
 
  但这一切,在Facebook的新闻信息流算法面前不堪一击。Little Things的CEO在备忘录里写道,Facebook改了算法,减少媒体内容,增强社交性,这一更新对媒体来说是“灾难性”的,媒体机构不得不关停或找到潜在买家。当Facebook改变业务方向时,总有一些机构会受到牵连,Little Things就算得上一个典型案例。
 
  Facebook的信息流算法改变,将会极大改变人们查找与消费新闻的习惯。
 
  这些用户将会怎样改变他们的行为?是到别处去阅读新闻,还是就留在Facebook,降低阅读量?对于其他新闻平台来讲,这会是获取用户的绝佳机会吗?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站在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上,来盘算一下:谁能趁热(huo)打铁(jie),抢占媒体关系高地。
 
  Facebook之后,大佬玩家虎视眈眈
 
  要说能在移动端的新闻分发业务接盘的玩家,Google估计能坐上头把交椅。
 
  Google:组合拳出击,扶持媒体
 
  目前Facebook正深陷数据泄密门,处境颇为凄惨,而Google则在这个档口急速发力,于3月20日开了一场三小时的新闻发布会,发布《谷歌新闻倡议书》,表示会在未来三年投入3亿美元的资金,并宣布了一系列对媒体的扶持行动。
 
  Google表示,在谣言与假新闻盛行的当下,他们希望打造一个高质量、有权威性的新闻搜索平台。这个宗旨同样贯穿在Google旗下的YouTube中。
 
  Google的新行动包括:为记者提供识别互联网假新闻的相关培训、为本地新闻机构提供帮助、协助提升用户的新闻素养等等。虽然它没有介绍3亿美元具体怎么分配,但毋庸置疑,其中一部分会用来帮助媒体建立会员体系,或者搭建赞助模式。
 
  纽约城市大学的新闻学教授Jeff Jarvis表示,他很期待看到Google使用其海量数据帮助媒体,因为这样可以让用户体验更加定制化。“在大众传媒时代,我们对所有读者都‘一视同仁’,但在未来,每个人都只需要与自己相关的内容。”
 
  页面加速技术助力留存用户
 
  Google News是各路媒体一个很大的流量出口,但是它的产品在这么多年里倒没什么大变化,Google News旗下也有一个移动APP,同样比较平淡无奇。
 
  不过Google占据绝对优势的显然是搜索领域,它的移动页面加速技术(AMP,Accelerated Mobile Pages)能够非常有效地给媒体导流。AMP的目的是极大地提高移动网页的加载速度,从而更利于访问者的浏览体验。
 
  根据Google的统计,在移动端如果一个页面3秒钟还没有完成加载,那么有90%以上的访问者会关掉网页或者访问其他网页。因此,加载时间是获取有效流量的重要影响因素。
 
  网络监测公司Chartbeat的数据显示,Google移动搜索的流量现已超过Facebook的流量,并且它正努力将AMP推行成为整个web端的规则,如果顺利的话,Google旗下的产品,包括Google News,将会有更多的用户量。
 
  把媒体内容推给付费用户
 
  Google的用户中,如果有人付费购买了新闻产品,那么他们的搜索结果中会优先出现媒体内容。这部分是因为平台对媒体公司的扶持政策,希望帮助这些公司发现并触及用户。据知情人士透露,Alphabet还打算分享搜索数据,帮助找到潜在的订阅者。
 
  这一举动将帮助媒体机构更好地定位潜在数字用户,同时能够通过优先推送媒体内容来留住订阅了新闻的用户。这可以看做是硅谷公司向媒体公司伸出橄榄枝的重要一步。
 
  由于广告业务实在是难以支撑新闻编辑室,包括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在内的诸多媒体,都在寻求让用户付费的途径。很多媒体还在争取让Google和Facebook成为促进订阅的新渠道,而这些平台本身曾一度深陷假新闻风波,也许,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专业媒体增强新闻业务的公信力。
 
  YouTube:抢夺用户“特意”的注意力
 
  Facebook Watch没有为媒体人提供稳定的收入来源,现在还降低了媒体内容的优先级,YouTube在这时便扮演了媒体人避风港的角色,为视频创作者提供商业机会。
 
  Bustle公司市场运营部的高级副总裁Kai Hsing表示,媒体机构可以直接把视频卖给YouTube,这让他们重新燃起了对YouTube的兴趣。根据未来数字内容公司的报道,YouTube已成为了继Facebook之后最能让媒体赚钱的平台。
 
  媒体机构也承认,人们会特意去YouTube上看视频,这也是为什么育儿内容商Fatherly在最近恢复了它的YouTube频道。
 
  今年1月,Fatherly雇用了Vice的前视频制作人Adam Banicki,任命其担任Fatherly的视频副总监。Fatherly上一次在YouTube上发视频要追溯到2017年6月了,时隔八个月之后,今年2月,Fatherly重新开始在YouTube上发布视频作品。
 
  “我们都明白,Facebook浏览量的整体吨位是非常高的,但是作为一个平台,Facebook并没有让用户‘特意观看’的能力,而这点正是YouTube能实现的。”Fatherly的CEO Mike Rothman如是说。
 
  在YouTube上投放连续剧也是一个新尝试,有志于发展电视网络或者流媒体服务的媒体公司都对此信心满满,希望抓住这个机会。
 
  “因为我们面对的观众都是有强烈观看意愿的,而YouTube比起Facebook,更适合当长节目的测试点。”Rothman说道:“这个变现策略很简单,首先在YouTube上播放几集先导片,看看效果,如果观看量可观,再转至OTT或者其他线下合作平台上。在这种模式下,制片融资会更加容易,也更加可控。”
 
  House of Lights(一个NBA视频频道)的总经理Bernstein也表示:“YouTube更适合长时间的浏览,人们都是带着观看意向来的,不像Facebook上只是不停地滑动,‘观看’是一个不确定因素。”
 
  不过对YouTube的这些价值预判,媒体公司也要小心,不宜过于乐观。一项业务不可能在一个平台上一劳永逸,任何公司也难以一夜暴富。
 
  时尚网站Refinery29在一年半以前就开始密切关注YouTube业务,在2017年下半年,这家公司开始在YouTube上连续性投放作品,以期培养起有日常观看习惯的用户。
 
  但Refinery29的内容主管Amy Emmerich仍对这个平台表现得很谨慎。“除非买广告量,否则你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在YouTube上培养起一堆忠粉,所以如果打算仅依靠YouTube,那并不是一个好的长期规划。”
 
  后起之秀也有惊喜
 
  巨头之外,还有几个潜力股,正在谋求上位。
 
  Flipboard
 
  Flipboard也是一家有潜力填补Facebook空缺的公司,它在资讯整合型媒体机构中有着相当好的势头。这家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公司,其APP Flipboard在App Store里上架了七年有余,积累了一亿的月活跃用户量,远超同类竞品。
 
  “这绝对是把内容带给用户的绝佳时机。”Flipboard的内容主管Marci McCue说道。对于Flipboard是不是直接从Facebook的变化中获益,她认为言之过早,不过她也承认“用户会寻找其他的替代产品”。
 
  Apple News
 
  随Facebook算法更迭浪潮而迅速崛起的新闻平台还有Apple News。
 
  Apple News是iPhone和iPad上自带的应用,自从Apple对其进行了设计大改版并且加强了推送力度后,使用人数与日俱增。苹果公司2016年公布的数据显示,Apple News有7000万用户量,该数据相当不错,不过和13亿活跃iOS设备用户数相比还是相差太多。
 
  不过正如Digiday所言,很多媒体机构都在这次变化中看到了机会,但Apple News却并不一定能有所作为。尽管Apple News自身可以通过应用推送来赢得大量流量,但这还是和在Facebook上病毒式传播的社交友好型内容不能相提并论。
 
  媒体与科技的碰撞,玩法仍在探索
 
  尽管裁掉了部分新闻业务,Facebook仍然是媒体世界中有着十亿级用户体量的巨头公司。
 
  严格来说,它也并非放弃了新闻业务,只是降低了该业务的重要级。其他公司还远不及Facebook的业务规模,这也是为什么Facebook的新闻信息流业务发生的小小变化就能在整个产业中震荡出巨浪。
 
  尽管科技巨头都在向媒体示好,加强与媒体的商业联系,但媒体机构在这块业务上的收入却一直处于较低的水平。根据未来数字内容公司的报道,媒体机构在Facebook和Google上的数字收入总和只占了整体收入的5%。
 
  Google的AMP项目将媒体网站上的文章承载在自己的服务器上,因此可以更快地加载,大家都认为这可以促进更高的用户订阅量,但今年1月Google在一篇报道中表示,“收入增长还很缓慢”。
 
  虽然Facebook的新算法缩减了媒体公司的用户数,但从某种层面来讲,它从另一个角度帮助了媒体。
 
  去年10月,Facebook在即时文章版块加入了付费实验,让媒体机构可以直接获得收入。今年2月,Facebook还启动了一个新项目,帮助多家都市报建立付费订阅体系。
 
  科技公司与媒体的交好或许不能立竿见影地互惠获利,但在摸索的道路上,我们可以看到,各家平台一直在尝试新玩法,探索这套组合拳应该如何出击。
 
  隧道尽头的光亮,应该很快就能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