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数据 > 正文

《影响中国大数据产业进程100人》王叁寿:地方大数据发展创新之路

2016-05-04 10:15:55  来源:CIO时代网

摘要:大数据是一个事关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战略性产业,大数据技术为社会经济活动提供决策依据,提高各个领域的运行效率,提升整个社会经济的集约化程度,对于我国经济发展转型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关键词: 大数据
  前言:
 
  大数据是一个事关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战略性产业,大数据技术为社会经济活动提供决策依据,提高各个领域的运行效率,提升整个社会经济的集约化程度,对于我国经济发展转型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2016年,由中国首席数据官联盟与网加时代网发起并承办,北京大学信息化与信息管理研究中心、中国新一代IT产业推进联盟、数邦客协办的“影响中国大数据产业进程100人”大型人物专访活动全面启动,被采访对象分别来自政府、产、学、研、企各个领域,他们将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向大家阐述当前大数据产业热点、难点、疑点问题,为中国大数据产业健康、持续发展探索经验、保驾护航,敬请关注!
 
  第二十八期专访人物:中国首席数据官联盟专家组成员,九次方大数据创始人王叁寿王叁寿,中国首席数据官联盟专家组成员,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执行总裁、九次方大数据公司创始人。
\
  本期特邀嘉宾中国首席数据官联盟发起人刘冬冬,就地方大数据发展向王叁寿先生发起提问。
 
  刘冬冬: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地方大数据发展,在您看来大数据对地方经济发展的意义有哪些?
 
  王叁寿:首先,“大数据”可以提供决策价值。大数据对这些政府、市场主体,其实都是一种参考的依据。但是,谁会对基于大数据做出百分之百的判断呢?海量数据总会有出现问题,它不是说我们发生一个火箭,错0.01火箭就爆炸了;但是对于很多非科学类的商业应用,它是不要求精准的,它是要求,我要有无限的参考的可能性,我要很多数据来支持我来做决策。
 
  其资,“大数据”能促进风险把控。要去惩罚那些滥用数据的公司,而不是说去把自己装在一个玻璃瓶里面,这个是不现实的。大数据时代,任何一个国家有四种权利不容侵犯,海陆空加数据权利,这是“十三五”规划将大数据提升为国家战略的一个重要信号。
 
  更为重要的是,“大数据”能推动产业升级。政府如果真的能把大数据产业推动起来的话,基于大数据所能产生的经济效益,不次于在前面二十年销售土地的价值。因为土地,我们是不可反复交易的,而数据它是无处不在,生生不息,可以反复交易的东西。
 
  刘冬冬:在大数据发展过程中,离不开政府,也离不开政府数据,您怎么看待政府数据?
 
  王叁寿:政府数据是非常重要的。2015年8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关于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明确指出推动政府大数据开放、共享和安全的重要性。三个关键词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指向政府大数据,那么政府大数据的价值究竟何在?
 
  这个问题从数量和质量两个层面说起。
 
  表面看,百度、阿里和腾讯都分别拥有数以亿计的用户量,但这与政府大数据相比,不是一个量级。我曾经说过“仅一个北京市政府的数据容量就相当于10个阿里巴巴。
 
  而就大数据的质量,BAT企业的短板在于数据种类的单一化程度较高。政府大数据则涉及工商、税务、司法、交通、医疗、教育、通信、金融、地理、气象、房产、保险、农业等领域,数据的种类繁多,关联性强、统计规格较为统一,便于应用处理。
 
  开放政府大数据的效果如何?据美国参议院商务、科学与运输委员会发布的报告,开放政府数据后,仅全美数据中介市场 2012 华的总规模已达 1500 亿美元,相当于当年美国情报总预算的两倍。由此可见一斑。
 
  政府手里有两个东西最值钱,一是土地,二是大数据资源,“大数据资源比土地具有优势的地方在于土地在一定时间内不可重复利用,而大数据可以无限循环利用。”
 
  但挖掘政府大数据并非易事。事实上,政府大数据之所以一直“沉睡’是因为它处于“数据孤岛”状态。拥有这些数据的各个政府部门之间、上下级政府之间,往往并未形成有效沟通,彼此阻隔。而那些被视为与石油同等重要的数据资源,也被不同的格式一一比如电子文挡、视频、音频等,记轰在不同载体里,甚至还有很多重要的数据没有数字化。此外,并非所有政府大数据都适宜挖掘,其中很大比例的数据涉及国家机密或敏感内容,需要事先进行甄别和“脱敏”。
 
  对于政府来说,如何在朱来于10 年内挖掘大数据产业,将决定了其在土地红利、人口红利消失之后,再次体验到经济黄金增长周期。
 
  刘冬冬:在您看来现在地方发展大数据处于什么阶段?
 
  王叁寿:大数据建设分四个阶段:基础设施建设、软件技术开发、大数据应用、大数据交易。对于政府大数据来说,目前正处于基础设施建设阶段,即铺设“大数据管道”。可以预见,随着明确的政府大数据开放信号被释放,中国将迎来新一波“大数据管道”注册潮。
 
  其实,早在明确的信号被释放前,各地政府就已经纷纷试水与市场资深大数据公司合资,成立地方大数据管道公司。各地政府挖掘大数据的目的各有侧重。苏州致力于政府征信服务平台建设,而包头则紧紧围绕畜牧业大数据、稀土大数据等当地特色经济。
 
  合资公司的运作,将以统一的数据格式、统一的指标,把企业的经营数据、产业链分析数据、所处细分市场相关数据一网打尽,并且打通各个部门数据不一致的问题,既给企业监管带来便利,又节省资源。
 
  这个企业大数据的平台搭建之后,源源不断的数据还将像“活水”一样在其间流淌,既有时间沉淀下来的历史景况,又有实时的当下数据,互相交织形成一座金矿。
 
  刘冬冬:正如您所讲,大数据发展的未来是大数据交易,那么大数据交易是怎么实现的?中小企业在大数据交易中的位置是什么?
 
  王叁寿:以贵阳大数据交易所为例,一般情况我们都要求卖方先把数据处理好后再进行交易,如果卖方没有大数据处理能力的话我们也可以帮着处理,当买方提出要求后,后台会根据买方要求或条件进行自动处理,撮合、甄选适合条件的一家或若干家数据卖方。同时我们九次方大数据这边也可把原始数据经过清洗、建模、脱敏、去重等处理后,直接提供给买方,而且给到客户的是拿过来直接能用的数据,如银行就可直接拿这些数据做风控。
 
  大数据交易目前主要由3种方式,第一种是卖API接口(卖数据接口,可以在一台服务器上用),这个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只针对我们的会员,同时我们也有自己的数据追踪技术,确保数据不被滥用,第二种是卖数据终端(只能在一台电脑上用),第三种是在线数据交易(按条卖)。中小企业在大数据交易中其实既可以扮演买方同时也扮演卖方的角色,比如像余额宝就是如此。
 
  刘冬冬:提到大数据交易,就避免不了安全这个问题,您怎么看大数据交易安全?
 
  王叁寿:是的。提到大数据交易就马上想到安全,所以我们认为大数据交易应该遵守以下几个规则:
 
  第一,数据交易不能侵犯隐私,不能侵犯安全;第二,交易要使用会员制,必须审核通过成为会员,才有资格购买数据;第三,以无休交易所来打破时间限制;
 
  第四,交易多品种化;
 
  第五,交易定价,如协议定价、拍卖等方式;
 
  第六,在线按条付费;
 
  第七,数据卖方须通过相关认证才有卖的资格;第八,必须确保数据供应商的合法真实性,以及数据不被滥用。
 
  现在国家大数据交易所对这方面给予很多支持,国家会拨给经费,支持贵阳大数据交易所。
 
  这个是我们对大数据交易相关产业链的理解,智慧城市也是大数据的分支,从智慧城市到大数据创新应用城市过渡,应该是趋势,因为一个智慧城市若没有数据流动,智慧城市系统也就没有意义。
 
  刘冬冬:刚才您也提到隐私问题,能详细和我们分享一下大数据交易中的隐私保护么?
 
  王叁寿:好的。全球都在关注数据隐私的问题,而目前看起来,我们大数据交易所交易的不是底层数据,是底层数据清洗建模分析出来的数据结果,在这个程度上来说,我们是彻底规避了一个隐私的问题,就是只要是有跟目前现有的隐私有冲突的地方,我们都不做,交易所交易本身不是底层数据,是底层数据清洗建模分析出来的结果。
 
  在大数据时代,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信息,组合起来就可以精准定位到个人。基于大数据,企业可以个性化定制、精准营销,但人们在享受大数据带来方便的同时,也不禁担忧,大数据交易的界限在哪里?个人隐私如何保障?
 
  我给你举一个例子,比如像电信公司的数据,其实他手里掌握了每一个手机用户的位置数据,上网记录的数据,包括你的一些通话数据,包括你的住宅地址等等,因为现在都是实名制。是不是就代表说我要把你住在哪里卖给银行呢,我不能交给他们,因为这是侵犯隐私的,但是我可以把电信的数据通过清洗建模,之后进行交易。现在一个路径就是,你首先比如有七八亿人的手机用户数据,我们要通过清洗分析告诉银行说,哪一批人大概住的小区的平均单价都是在10万块钱一平米以上,那么这些人我们也不能把手机号码给银行,是银行再委托比如电信公司底下的广告公司,通过精准的广告,通过一些贴片广告,然后来直接给到用户,通过这样一个“一去一回”来完成这样一个商业价值的体现。
 
  刘冬冬:说到交易,那么免不了谈到价格,您看来应该如何给数据定价呢?
 
  王叁寿:我们先来看,现在数据的价格是怎么产生的?其实完全都是由数据的卖方跟交易所进行协商,我们再去跟买方协商,这样形成的价格机制。也就是主要由交易所和数据卖方来构成这样一个价值机制。价格如何波动呢?同样一条数据,有100个指标的时候,可能是定价,比如说10块钱一条数据,等到明天,这一条数据的指标可能变成了150条,150个指标,我们可能价格就不是10块钱一条了,有可能是15块钱一条,价格每一天也在波动,这就是价格,数据价格形成的一种机制。
 
  中国首席数据官联盟/中国CDO精英俱乐部是国内首个以CDO为核心的技术型非盈利性联盟组织,遵循自愿、平等、合作的原则。其发起人为刘冬冬、鲁四海、葛涵涛。我们希望成为中国大数据产业创新与发展推动者,为实现中国大数据产业全球领先而努力。我们将一如继往的打造跨行业、跨领域的商业精英交流平台,提升CDO在企业中的地位,提升企业的数据化水平,将数据变为未来企业发展的核心驱动力并最终推动中国大数据产业整体发展水平。
 
  本文由“首席数据官联盟”公众号及其运营主体整理、创作,如需转载或引用该文章的任何内容,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同意,不得擅自修改、歪曲、篡改文章内容,不得转载或使用该文章中包含的任何图片或影像。
 
  

第二十九届CIO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MBA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硕士班招生
法国布雷斯特商学院DBA班招生
责编:chenj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