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子政务 > 正文

数字政府内涵体系与推进策略

2018-01-03 10:09:39  来源:国脉电子政务网

摘要:当前,随着国家大数据战略的实施,数字中国建设步伐的加快,数字政府已成为落实国家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等战略行动新的着力点。
关键词: 内涵 策略 体系
  当前,随着国家大数据战略的实施,数字中国建设步伐的加快,数字政府已成为落实国家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等战略行动新的着力点。目前,贵州省借助大数据优势积极打造“数字政府”,广东省积极部署“数字政府”改革建设,连云港市加快编制数字政府顶层规划,这都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但同时也受到了一些质疑,认为在当前智慧城市、智慧政府的建设潮流中,现在提出建设数字政府是否不合时宜,是否倒退了。事实上,现阶段提出打造数字政府不仅不是倒退,而是我国电子政务转型升级新趋势、新阶段,近几年美国、英国、新加坡分别提出的数字政府战略也说明了这一点,希望通过数字政府建设,推动政府转型,全面带动经济社会各领域的数字化、智能化建设。
 
  2017年12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集体学习时指出:大数据是信息化发展的新阶段,对经济发展、社会治理、国家管理、人民生活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回顾我国信息化发展历程,从初期的网络应用与办公自动化,再到“十二金”信息应用系统建设为主的阶段,一直到现在以数据治理为核心的发展阶段,我国电子政务发展环境、存在问题及实际需求等不断发生变化,尤其是当前数据治理阶段,更需要新的理念引领发展、新的模式创新发展、新的策略升级发展。数字政府作为数据治理阶段电子政务发展新趋势,需要加强基础理论研究,加快总结国内外数字政府建设经验与面临的挑战,明确数字政府内涵与边界,理清与网络强国、大数据发展战略的关系等,为深入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创造良好环境。
 
  我们知道,新加坡数字政府战略以走向协作型政府为目标,英国数字政府以“默认数字化”为核心,美国数字政府以提供随时随地便捷服务与释放数据能量促进创新发展为目的等,均体现了数字政府不同的特色与发展方向。但是,针对数字政府还没有形成统一的定义,这与各国不同的信息化发展环境与实际需求有关。通过国脉智慧城市研究中心对国内外数字政府的全面研究,结合在贵州省及相关省市数字政府规划咨询的实践经验,我们认为数字政府是一种新型政府运行模式,主要指以现代信息技术为支撑,通过数字化、数据化、智能化、智慧化的推进方式与实施路径,促进实体政府虚拟化形成的一种组织架构分布式、政务运行一张网、公共服务无址化、社会治理精准化的新型政府形态。数字政府以人为本,通过政府组织优化与流程再造,提升资源配置与服务效率,打造全覆盖便民惠民服务体系,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
 
  事实上,在以大数据创新应用为核心的信息化3.0阶段,数字政府是从政府组织优化、资源配置方式、政府治理能力等视角进行规划建设的新系统工程,其实是电子政务发展新趋势,是一次发展理念的创新、一种发展模式的升级。为了加快我国数字政府建设,引领电子政务创新发展,我们从5个方面对数字政府进行解读,以加深对数字政府的理解和认识,同时为推动数字政府科学建设提出相应策略建议。
 
  第一,数字政府的核心是以人为本,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以公众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实际需求为出发点,通过体制机制创新,充分发挥新一代信息技术优势,革除公共管理服务过程中不符合发展要求的各种障碍,推动政府治理模式的全面升级。所以,打造数字政府,首先围绕公众、企业、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等服务对象,聚焦服务模式创新,不断优化服务流程,打造完善的公共服务体系,为公众提供良好的生活环境与发展空间,使公众充分享受到数字政府建设成果,不断提升公众幸福指数。
 
  第二,数字政府以信息技术为支撑,将按照数字化、数据化、智能化、智慧化的演变规律与发展路径,实现层级式优化完善,不断推动政府运行体系的转型升级与融合创新,这是政府在信息社会环境下主动做出改变和被动接受外部压力共同作用的结果。通过针对政府的数字化改造、数据化管理、智能化运行、智慧化共治,使政府运行环境发生根本性改变,促进平台型、数据型、开放型、服务型政府的全面发展。为此,推动数字政府发展演进,需要以政务信息资源整合共享为切入点,加强政府数据资产管理,积极构建政府数据治理体系,提升政府数据运营水平,增强政府管理与决策能力。
 
  第三,数字政府是实体政府数字化、虚拟化的结果,某种程度上也是建立一个相对实体政府而言的虚拟政府。虚拟政府是网络空间的一种组织形态,通过组织扁平化、业务协同化、服务智能化等方式,以及与实体政府的有效衔接与相互驱动,打造一种新型政府运行模式。当然,如何推动政府虚拟化,哪些环节需要虚拟化,虚拟化之后能带来哪些价值等都需要实践探索。从目前实际情况来看,主要可以通过推动实物虚拟化、人员虚拟化、组织虚拟化、服务虚拟化等,减少实体政府一些环节的存在,不断优化服务流程等,如无纸化办公、数字公民与数字公务员、组织架构虚拟化、网上服务与移动服务等。
 
  第四,数字政府是政府运行模式的升级,通过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在网络空间重新构建一个扁平化、分布式的虚拟政府组织,进而倒逼政府体制机制创新,不断优化改进科学层级的运行模式,全面提高政府运行效率。加快数字政府建设步伐,重点在于促进跨地域、跨部门、跨层级信息共享,以数据流驱动业务流、服务流,进一步优化、再造政务服务及相关业务流程,利用大数据全面固化、自流程化政府权力运行过程,切实改变传统运行模式。同时,充分发挥信息技术优势,不断打破时间和地域上的限制,使个性服务、主动服务、精准服务等逐步成为现实,实现公共管理与服务的智能化、精准化、共享化,不断促进政府治理模式现代化。
 
  第五,数字政府是一种新的生态体系,是一种在新的法律法规、标准规范、合作模式等环境下运行的新型组织。目前,随着以大数据为核心的信息化新阶段的到来,数字政府建设运营的复杂度增加,专业性增强,需要进一步理清政府、企业、公众的角色定位,积极吸引具有创新性的企业参与建设运营。首先,加强“管运分离”,强化政府管理协调者的角色,将运营工作交给企业,充分发挥企业在资金、技术、人才等方面优势;其次,大力推动政府数据开放,加强政府与社会数据融合,鼓励企业参与政府数据开发利用,进一步提升公共管理与服务水平;还有,加强公共管理服务资源共享,充分利用政府公共服务平台具有的部分商业属性与企业商业平台公共属性相互延伸的特点,创新运营模式,形成共建共享生态体系,全面提升数字政府建设价值。
责编:content
分享到: